谋妃千岁

第18章 暗度陈仓 每周赠币

沈月离跪在地上忽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到了沈月离面前。

沈月离怔了下,还以为这只手,是南云口中那位“殿下”的:“殿下……”

谁知她一抬头,却发现一身男装的傅文染站在面前。

由于傅文染经过易容的缘故,沈月离并未认出她来。

而那位打扮明显更加华贵的公子,却是站在不远处,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连上前拉沈月离一把的想法都没有。

不难看出,到底谁才是那位“殿下”。

沈月离惊愕了下,轻声道:“多谢公子。”便顺着傅文染的力道,站了起来。

傅文染笑问:“沈小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进去说话可好?”

“好。”沈月离咬牙点头,就要带着傅文染两人一同进去。

傅文染转眸看了看四下,忽然扬声:“这沈大人的丧事,可得好好商量商量才行。毕竟沈大人生前也是朝廷命官,身后事可不能草草了事。”

沈月离一惊:“你……”

“走吧,咱们进去。”傅文染没给沈月离质疑的机会,直接推着沈月离进去了。

方才傅文染那女人的话,似乎意有所指。

景明川眯了眯眼,回头看了看附近。

周围一片安静,仿佛傅文染的话说给了冰凉的空气,没有任何人听见一般。

只是景明川心里知道,这件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景明川轻笑一声,进了沈家大门。

两人走后。

附近的院墙上,探出几个脑袋。

“方才那小子的话,你们听见了没有。他们,似乎是来给那姓沈的办白事来了?”

“似乎的确是的……哎,这聂大人让咱们把出入这里的重要人物,全都禀报给他。你们说,这两个人算不算是重要人物?”

“两个办白事的商贾,算什么重要人物。罢了罢了,聂大人的事情正在紧要关头上,最近要处理的事情可不少,咱们兄弟要是拿这点小事去烦他老人家,少不了要吃挂落。”

众人三言两语,便有了定夺。

他们都觉得,这件事就不需要去烦扰聂彦修了。

沈府院里。

沈夫人一早就迎到了垂花门门口。

看见傅文染和景明川来,她连忙跪下:“臣妇沈门李氏,见过殿下!见过……这位公子。”

景明川神色悠闲从容,一早就适应了别人对他的跪拜。

傅文染心里叹了一声,上前扶起了沈夫人:“夫人请起。”

“多谢公子。”沈夫人拿不准傅文染的身份,轻声问,“敢问,这位殿下是……”傅文染道:“这是宣王殿下。”

“什么,居然是宣王殿下?”

沈夫人一听,顿时惊诧无比,身子都软了软,又想起傅文染曾说过老爷有宣王照顾。但,宣王景明川,乃是一个出了名的游手好闲之辈。

京城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他,有这个本事么?

沈夫人一时心乱如麻,竟脱口而出还忘了行礼。

景明川眼风扫了沈夫人一眼,神色淡淡,并无喜恶。

沈月离看出沈夫人神色不对,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跪下请罪:“臣女的母亲是个内宅妇人,最近又受刺激,宣王殿下您千万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才是。”

景明川轻嗤一声。

沈月离心里越发的紧张,“宣王殿下……”

该不会自家母亲一开口,便将景明川给得罪了吧?

没等沈月离再说什么,傅文染已经开口:“宣王殿下绝不是这般小心眼的人,你们大可放心。”

景明川,“……”莫名的被说小心眼。

景明川撇了傅文染一眼,懒得理她。

傅文染脸皮厚,就当没看见。

沈月离倒是松了口气,迅速就坡下驴:“谢宣王殿下宽宏,请宣王殿下和这位公子进去说话吧。”

景明川,甩手进了院子。傅文染满不在乎,笑眯眯地跟着景明川一起进去。

沈夫人跟在后头,压低声音问:“月离,娘刚才真是糊涂了”

“娘亲既然也知道,这样做有可能得罪他们,那就不要再这样了。”沈月离有些气恼,却又有些无奈,轻声道,“一会儿有什么事情,还是由我来说的好。”

沈夫人讷讷点头:“好好,你一向聪慧。”顿了顿,又悄声问,“你父亲的事情,会不会……”

沈月离蹙眉:“现在咱们掌握的信息还不够多,妄下结论恐怕不好。咱们不如再看看”

说着说着,沈月离忽然察觉到,傅文染回头看了一眼。

沈月离心一紧,连忙回了傅文染一个讨好的笑容。

傅文染也回了沈月离一个微笑,笑容从容。

沈月离莫名红了脸。

傅文染收回视线,轻声对景明川道:“这沈小姐倒是个聪明有数的。和她合作,的确可行。”

“呵。”景明川没给傅文染好脸色。

这家伙,莫不是还记仇呢。

傅文染小声嘀咕:“小心眼儿。”

景明川听得忍不住回头瞪她:“你说什么?”

“没,我什么都没说。”傅文染可不想在这儿和景明川争执什么,“我是在想,咱们要怎么才能好好利用这次事情痛击聂彦修。”

“咱们?”景明川挑眉。

傅文染笑眼弯弯:“对,就是咱们。在合作没有结束之前,你我就是‘咱们’。”

景明川深深看了傅文染一眼。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