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平生

第1章 照顾 每周赠币

这是一个夏天,知只带着儿子,从农村孤身一人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下火车后,她带着儿子晨晨站在人群中,看着前方的出站口,目光忐忑不安的巡视着前方每一个从她面前经过的人。

她整个人灰扑扑的,穿着一件洗旧了的灰色格子裙,陈旧的像是不属于这里的人类。

正当知只立定站在那,她面前突然出现一个男人,是个容貌相当出色,举止温雅的的男人,他问:“你是知只?”

知只的手心出了一层一层冷汗,她盯着面前的男人,回了句:“是……是的。”

他叫周津南,是丈夫的朋友,丈夫死后,知只便被丈夫托付在他的手上,一个她完全陌生的男人手上。

周津南在看到知只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看了一眼后,又看向她手上牵着的孩子,问:“这是晨晨?”

知只更为的紧张,语气开始结巴:“是……是的。”

他夸了句:“眼睛跟王铮的很像。”

知只也看了晨晨一眼,确实很像,晨晨的眼睛是最像他爸爸了,而眼睛也是王铮脸上最好看的一个部位。

周津南又说:“走吧,我先带你们回去。”

知只被带到一处明亮宽敞的房子,她牵着晨晨,站在门口局促且不敢动。

周津南已经先行进屋了,不过他感觉知只停在门口没有跟进去,他又停住,转身看向她,对她说:“不用换鞋,进来吧。”

只知的丈夫是一名工地长工,两个月前,死于一场意外,她被丈夫托付给了一个男人。

知只这才带着晨晨进去。

晨晨才四岁,乖巧的跟在知只身边,不敢私自乱跑,眼睛只敢四处看着。

到里面后,周津南先是去给知只跟晨晨倒了两杯水。

知只带着晨晨在沙发上坐下,母子两人抱着水杯都不敢动,而周津南知道她们尴尬且害怕,便在一旁的餐桌边坐下,玩着手上的一个打火机。

差不多有十多分钟吧,空气都是安静且凝固的,周津南起身了,走到知只跟晨晨的面前。

他是个很温柔的人,从对待孩子就可以看出,他蹲在晨晨的面前,手摸着晨晨的脑袋问:“晨晨我有点事情要跟你妈妈谈谈,旁边有一间你的房间,是提早准备的,里面有玩具,你先进去看看,好吗?”

晨晨先是抬头看向妈妈知只,知只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晨晨只能点头,便从沙发上起身,去了儿童房。

大厅内只剩下知只跟他,知只坐在那手不断紧捏着自己的衣服,她已经感觉到,布料已经被她的手给汗湿了一遍。

周津南站在她面前,他的影子覆盖在知只的身上,知只感觉视线都变得模模糊糊的。

“王铮的信,你应该已经提前看过了吧,我并不会勉强你,一切还是以你的意愿为主。”他话停顿了下,问:“你想好了吗?”

声音还是很温柔的,温柔到让知只觉得,他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跟王铮认识。

知只却结巴的问:“你……你……没问题吗?”

周津南看出她的害怕跟紧张:“王铮将你托付给我,我答应了,你自然就不用担心我这边。”

知只的丈夫在只剩最后一口气后,留了一封信给知只,那就是在他死后,让她跟这个男人结婚。

昨天火车站是她跟他的第一次见面,她也并不知道丈夫为什么会这样做。

可知只是个很听王铮话的人,她从嫁给他起,就一直被他护着,而活着。她没有手艺,她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她还有一个儿子,她这样一个陈旧的人,就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个跟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男人面前。

“有问题吗?”他在等待了许久,又问了她一句。

知只好半晌,犹豫了许久问了他一句:“你……能告诉我,王铮……是怎么死的吗?”

周津南却看了她许久,在只知的感知里,时间差不多有一分钟之久。

他回了句:“抱歉,我没办法告诉你。”

只知丈夫的死一直是个迷,她甚至连丈夫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被丈夫的一封信带来了这里。

只知愣愣的看着他。

“这么做更多的是为了你们母子两人,生存的问题。”

周津南并没有再等她的答案,而是又补了一句:“我会照顾好你跟你晨晨。”

她小,她嫁给王铮时刚满二十岁,二十岁有的晨晨,晨晨现在四岁,她也才二十四岁。

这个年纪,城里的女孩,还在读大学,可她却即将和第二任丈夫结婚。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