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地为牢,情动高冷战先生

第4章 我若输了,她归你 每周赠币

连着两把,战庭聿都将手中的牌甩了出去。

到了第三把的时候,战庭聿没有开牌,手指放在桌上,轻轻的敲击着。

等所有人都看完了牌,视线都落在他这边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转眸看向身边的小女人,“惜惜,你来开。”

子惜蓦地一惊,不是被他叫自己开牌吓得,而是被他忽然这么亲昵的叫她名字给吓得!

相处半个月有余,他从未叫过她的名字。而此刻被他这么叫,落在别人耳朵里是宠溺,落在她耳朵里尽是毛骨悚然。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子惜的身上。

他们早就看见了站在战庭聿身边的女人,但是却一个都不敢吱声。此刻听见战庭聿叫她,才都好奇的看过来,虽没一个开口,却都在心中暗暗的猜想,她跟战庭聿的关系。

不过短短几秒钟,子惜却像是熬过了千秋万载。后背被冷汗打湿,鼻尖也渗出了丝丝汗珠儿。

她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筹码。

指尖捏住了纸牌,慢慢掀开。

是个黑桃“Q”。

战庭聿挑眉,“手气不错。”

说着,将面前的筹码推了一摞出去。

外面的三家全都跟了,开始发第三张牌。

还是子惜开牌,翻开了,是个黑桃“10”。

第四张是个黑桃“K”。

发最后一张牌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个人还在跟。其余已经撂牌的两家都盯着战庭聿的牌面,表情很是紧张。

子惜不懂这些,却也被氛围带的很紧张。

战庭聿将面前的所有筹码都推了出去,对面的男人明显有些犹豫,但他扫了一眼战庭聿的牌面,硬撑着一口气:“10、Q、K……我跟。”

子惜这才注意到,对面那男人手里的牌,是清一色的红桃。并且很凑巧的,也是10、Q、K。

揭牌。

对面那男人开了一张红桃“A”,看见那张牌的时候,他显然松了一口气,将手里的所有筹码,都推了出来。

子惜开的,是一张黑桃“J”,所以现在她们的牌面是“10、J、Q、K。”

旁边人惊呼:“一个是黑桃一个红桃,今晚上这牌怎么这么诡异?”

时至现在,两方已经都只剩下最后一张牌未开。

战庭聿的筹码早就已经推出去了,他闲闲的推了一下子惜,朝着对面的男人说道:“我若输了,她归你。”

子惜一怔:“……”

旁边围观的人也是面面相觑,每个人的表情都讳莫如深。

对面,梁少将子惜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战少的女人,我怎么好染指?”

战庭聿不紧不慢的吐字:“没什么不好染指的,你若输了,留下一条命即可。”

子惜隐约听见有谁倒抽了一口凉气。

在寒城,战家的权势只手遮天,战庭聿想要一个人的命,那人必然活不成。

梁少脸上出现惊恐之色,半晌他终于还是道:“我不跟了。”

输了钱事小,但若是丢了命……

梁少弃了牌,起身就走,但已经晚了。

从门口涌进来几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阻挡了他的去路。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