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张阴阳脸

第5章 她不让我出来 每周赠币

眼下王婶在场,我也知道这话不能随便说,等她走了才问。

“木妮儿,你见过二虎的事先不要说出来,你本来就体质特殊,最近又刚开了眼,很容易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你记住,你能看见这件事,除了我和你爷爷谁都不能说。”奶奶说得语重心长。

我歪着脑袋有些不解:“奶奶不是很厉害吗?就算我暴露了奶奶也会保护我的呀。”

奶奶注视着我,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当你踏入了这个世界,你就会知道以前面临的那些危险根本不算什么,总有人心怀叵测,折磨人的手段也比你想得多得多。”

那时我还不太明白,只知道奶奶是为我好,而我只需要乖乖地照做。

后来遇见了太多的人以及一些鬼怪,好几次死里逃生,我才真正理解了奶奶的苦口婆心。

当晚十一点。

临近子时阴阳交互,不少隐形阴性灵体都开始活动,正是招魂的好时候。

我提着灰色的手提袋跟在奶奶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小道到了河边。借着月光老远瞧见一男一女两个人——王叔已经回来了,王婶挽着他的胳膊,焦急地等待着。

看我们以后,王婶匆匆忙忙地拨开草丛汇合,然后扶着奶奶亦步亦趋地来到河岸。

站在岸边能清楚地望见河水泛起的阵阵波纹,淡淡的月光照在河面上,美得像是一幅画。

很难想象,就是这么平静的河水卷走了二虎的性命。

王婶情绪还不稳定,躲在一旁悄悄地抹泪。王叔眼圈红红地问:“大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叫你们带的东西带了吗?”奶奶问。

王婶从兜里取出蓝花布叠成的小包,打开以后是一张红底一寸照片,还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是玉刻成的麒麟。

“二虎三岁的时候,都怕他活不长,去庙里请了个麒麟给他戴着。昨天就顾着找他了,别的也没注意,大娘你说要找他贴身的东西,我就找到了这个东西。平时他都是戴在身上,昨晚上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取下来了,就压在枕头底下。”王婶絮絮叨叨的,说起来又是一阵唏嘘。

王叔搡了王婶一下,她才住了口。

奶奶将照片和黑麒麟都放在草地,又从我手中接过手提袋,取出小火盆和早已经用朱砂写好的符咒。

然后说:“等会儿我开始招魂二虎上身,你们可以跟二虎对话,想说什么都可以。”

“好。”王叔和王婶眼底溢出了些许的泪水。

奶奶又看向了我,说:“木妮儿,来之前我跟你说的话都记住了?如果二虎执意不从我身上下来,你就摇响镇魂铃。”

镇魂铃是个古老的铜铃,足足有拳头那么大,提在手上沉甸甸的。

我捏紧拴铃铛的麻绳,略有些紧张地回答:“记住了。”

一切准备都已经做完。

奶奶将符咒点燃,扔进火盆,同时口中念叨着:“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降临,七魄来临,王二虎魂兮归来……”

后面还念了二虎的生辰八字以及复杂的咒语。

期间没有人敢说话,三个人都齐刷刷地注视着奶奶,她佝偻着腰站在火盆边上,火光映出了苍老的面容,在黑暗的夜晚显得有些可怖。

大约十分钟后,奶奶念咒的声音停止了。

周围安静得很,只有草丛里小虫子的叫声,以及符咒燃烧发出的轻微响动。

奶奶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像是一尊典型的农村老太太雕像——穿着蓝底碎花上衣,黑裤子,花白的发在脑后拢成一个发髻。

我跟王叔王婶交流了下眼神,谁都没有说话。

然后,有另外一种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是哗哗的水声,像是有人在河里游泳,手臂不停地划水。

显然王叔和王婶也听到了,他们不约而同地往河面看去,大气也不敢喘。

他们没有眼,自然是看不到什么,但如果他们真的看到了此时此刻的情景,一定会惊讶得喊出声来。

河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在努力地往这边游过来,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他,导致他的动作非常缓慢。

平时两分钟的路程,他硬是用了六七分钟才游到了岸边。

借着月光能清楚地看到,这人就是王二虎。

二虎爬上了岸,身上的衣服都浸透了,不停地往下滴水,他迷茫地看了眼四周,迷茫地朝着我们走了过来。我还以为他会对王叔王婶说什么,但是没有,他径直走向我奶奶,身影和她重合。

刹那间奶奶剧烈地抽搐两下,醒了过来。

三个人都在等她开口,然而她什么都没说就开始哭。

哭得撕心裂肺,那叫一个凄惨。而且匪夷所思的是,奶奶哭起来却是个十几岁男生的声音,有点嘶哑,仔细听会发现这就是王二虎的音色。

王婶被这场景吓呆了,已经忘了哭泣,睫毛上还沾着一滴泪,将落未落。

她直勾勾地盯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奶奶,嘴唇动了动,没发出半个音节。

还是王叔大胆,问:“你是二虎吗?”

“爹啊……我不想死……”还是奶奶在说话,但无论从神态还是语气都是王二虎的风格,尤其是哭起来用拳头捶地的动作,完全就是王二虎。

王叔凑近了些,哽咽着追问:“二虎,你咋回事?咋跑到河里去了?”

“爹,我也不知道咋回事,跟我娘吵了一架生气出去了。在河边瞎逛,听到陶木在叫我,谁知道等我过去就被拖进了水里……我出不来,她不让我出来……爹啊,我好冷啊,你救我出来好吗?”王二虎的逻辑有些乱,到了后来乱说一气,听得人瘆得慌。

王婶不敢近前,始终和二虎保持着一米的距离,哆哆嗦嗦地问:“儿啊,谁不让你出来?”

提及这个,蹲坐在地上的王二虎激动起来,两只手抓挠着脑袋,痛苦地摇晃着脑袋:“是她,她在水里……她说太孤单了,让我陪着她……”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