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

1 每周赠币

马桶上坐着一个女人,白胖白胖,却不虚,感受很有劲儿。

她叫雪银河,坐在马桶上冥想这一天她好奇的事,是她最大的享受。

雪银河想象力极其丰富,好奇心更是旺盛,她“半跛”及“结巴”都是“好奇心害死猫”的结果。

跛也跛的不厉害,平常看不出来,走路走急了、跑久了,就看出来了。

结巴也不是时常,一激动或者情绪较大波动,就结起来。

这都不是天生的。跛是因为小时候非想看地洞里有什么,掉下去了,落下腿疾;结巴,那完全是贱,非要学一个小朋友结巴,结果说着说着,自己也结巴了。

她天生的只有这两样:想象力、好奇心无敌了。看看以上两个毛病都是好奇心惹得,至于想象力,她从小就觉得自己是只“狐狸精”,喜欢摸自己的屁股,认为那里有条很油光毛绒的尾巴,这个习惯不大好,一不自在,哪个女孩子会去摸屁股的?多猥琐。雪银河最喜欢的动物自然就是狐狸了,一搞溜到动物园跟臭烘烘不受待见的狐狸呆一天,和它们说话,像个神经病。

此时手机“嘟嘟”一响,提示她离交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她懒懒地收起手机,转身按了冲水,起身提裤子,神情始终处于游弋。

雪银河正经汉大高材生,却“沦落”到舞蹈学院一枚清洁工,有她自己作的,当然更大因素还是受家庭影响。

雪家在天朝南方数一数二的望族,但是雪银河家这一支非嫡系,一直发展的中不溜秋。

雪银河的父母早逝,她和姐姐雪金禾从小寄养在叔父雪袁戚家。

十年前雪金禾嫁给当时的副委员长蒋昌徐的二子蒋心俞,三年后猝死。也就是那之后,雪银河的命运开始凄落不少。

出来,她在镜子跟前洗手,又扑水把脸洗了一把。

雪家这两姐妹长得都漂亮,

姐姐比妹妹更美丽。所以才被当时蒋家一眼相中!

雪银河如今是落没了,从前她姐在时,曾经也风光无限,裙下之臣无数。后来姐姐一死,断了奢侈来源不说,在叔父家她又遭陷害,被叔父赶出家门——叔父说她“你呀,有两个‘好’,好高骛远,好吃懒做。自己再不发奋,死在外头,没人管你!”哎,惨状自知,叔父这个评价算得体吧:刚才已说她有多好的学历能找个极不错的工作,可雪银河宁愿把脑子留着想些乱七八糟的,也不愿动脑费神去工作,她宁愿找个这样的“粗活”为生,也不想呆在办公室里拼智慧拼压力。

如今,她一人漂泊在京城,一来汉州已经没有她容身处,她被叔父赶出来了么。再,那边她毕竟曾经也风光过,太多熟人了,被人看见她如今落魄至此,雪银河也丢不起这人。

……

“银河,我又收了些纸盒子放在小花园后面。”跟她交班的陈大婶笑着跟她说,

雪银河一抬手,“没事,放心,晚上老杨就过来收了。”

“好咧。”

他们这边喜欢把偷偷收来的小到纸盒、饮料瓶大到钢啊铁啊交给雪银河处理。雪银河就算不打扮遢遢潵潵的,也能看出漂亮的原形,因此结交的人关系都好,总能卖出好价钱。

哪个不爱漂亮呢,雪银河一个二十五六的大姑娘,就算身材微走形,且不谈她曾经那等辉煌,谁愿意这么邋遢过。主要还是怕被人认出来,再,从高处跌下来的,多少有些自暴自弃。

规矩打扫她所承包的区域。大舞室里,十八九的小姑娘们还在刻苦练功,音乐优美,雪银河却已看够她们的婀娜身条,不稀奇了,专心打扫。

提着一大袋垃圾,丢到后楼垃圾桶。雪银河还有点好,就是身体底子特好,除了自己作搞出来半跛和结巴这两样,她从小到大几乎没啥病痛,感冒都少。你看看她曾经那个烟酒不离的堕落生活,多少青年人被摧残得不成人形,她却好似还愈精神了!是的,雪银河是个老烟枪、老酒鬼,赌的一套也老练至极。说来她真有个好脑子,你看曾经这么疯玩,她还考得上汉大,研究生也考上了,这不她姐死了,学也没上成。

走到小花园,她翻了翻刚才陈大婶落下的纸盒子,前头楼换空调她估计全搬来了,嗯,纸盒子品相好,能卖出点钱。

收这些的老杨原来贪图她的美色,后来在雪银河这边吃过一次亏,眼睛差点被挖出来,再不敢了,不过还是喜欢黏雪银河,并发誓,她指东不敢往西。

这些被老杨收走的东西,无论大小多少,雪银河只抽走一成,钱,谁也不嫌弃,不过本来就是“劫富济贫”的个事儿,大伙儿多得点儿雪银河看着也开心。

可以歇会儿了,

她在那头黑布隆冬的台阶坐下,从裤兜儿里摸出烟和打火机,点燃。如今日子过拮据了,烟都抽次儿牌子了。

这是她第二快活的事了,抽着烟,异想天开。有时候手不由自主摸到尾椎骨那里,真好像那里有条妖娆的大尾巴。

《雾都孤儿》是狄更斯的现实主义杰作。《包法利夫人》是福楼拜的现实主义杰作。《红楼梦》是曹雪芹的现实主义杰作。这些伟大的现实主义杰作,这几天她都在重读,一部比一部浪漫。不过,雪银河觉着,搁着现在啊,狄更斯想不同意,到互联网上看看,OMG,“官员自砍十一刀自杀”,也会觉得奥利弗·退斯特的结局是太美好了。而福楼拜,看到我们的新婚姻法,就觉得包法利夫人够幸运的,在这个社会,还能遇到罗道尔弗和赖昂这样的登徒子,不算残酷。曹雪芹呢,看到新版《红楼梦》,不会愿意再活一次……

眯眼手指弹烟灰时,

“谁!”

雪银河一下起了身,

是了,她最近总觉着有人在暗处看她,

可每次她算警觉地到处找,屁也没有!

她就这么手指头夹着烟在小花园又找了半天,依旧屁也没有。

她还是有点害怕的,她也不想疑神疑鬼,可她依旧相信自己的直觉,是有人在盯着她!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