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浅歌

第一章: 每周赠币

罩着华盖的马车从城东的承恩寺出发,车辕轧过马路,留下两条深浅不一的车辙,华盖上镶着软金丝的红色穗子前后摇晃,车夫面无表情地赶着马车,对车内发生的事情早已习惯了。

“驸马,给我揉揉腿……”女子娇软的声音隐约传出来。

“殿下是想重些还是轻些?”无甚起伏的一句回答,却让女子红了脸庞。

帷幔被风吹开了一丝缝隙,若探探,便能看到马车里不忍直视的隐秘一幕:

女子身穿华服,神情迷蒙的靠在马车茶几边,上身小袄松散,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隐约可见的蝴蝶骨上,印着几个私密印记.......

下身的襦裙被撩起,露出一双雪白纤细的小腿,毫无形象的慵懒横陈,因着按摩小腿传来的舒适感,而忍不住娇呼连连。

不是别人,正是从前人人称颂“礼乐恭敬”的长公主------牧浅歌,而那个跪伏在女子脚边专心揉腿伺候她的男子,叫顾夜恒,是新科状元,还是个文武双冠的美男子。

看似一段才子佳人的姻缘,然而整个东周的人都知道,这是段孽缘。

原来那顾夜恒英俊潇洒,容貌甚至比女人更美,且文采斐然,雄韬武略。从前东周人人称赞的长公主牧浅歌对其一见钟情,然而顾夜恒先前有婚约,拒绝了公主。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一直寡言沉稳的公主动用了皇家的权势,用顾夜恒父母作要挟,终究让顾夜恒娶了她。

这会儿正不顾礼教的白日荒唐,还是在毫无私密可言的郊外马车上,如此放浪形骸,牧浅歌彻彻底底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下人也不敢多言语,否则极为宠爱牧浅歌这个妹妹的皇帝哥哥,便会大开杀戒。

马车里的牧浅歌起了起身,攀附在顾夜恒肩上,搂住了他的脖子,顾夜恒身子微不可见的颤了一下。

“顾夜恒~”绵软的唤着对方的名字,姿色本就绝美的牧浅歌,因为迷恋而染上颜色,生出倾城的感觉。

然而顾夜恒丝毫不为所动,捏腿的动作甚至停了下来,他俯下身在牧浅歌耳边低语:“殿下的冰肌玉骨,臣是重也不是,轻也不是,可如何是好。”

牧浅歌许是被呛到,听完剧烈咳嗽了起来,央求着:“驸马……”

顾夜恒听闻,轻轻挑眉。

两根手指猛地按住腿上的穴位狠狠的刺激,马车突然停下来,牧浅歌被抛到了顾夜恒怀里,顾夜恒一把抱住她,整个身体瞬间僵硬。

牧浅歌因为他手上动作,整个人激动不已........

推开,整理好仪容,顾夜恒低着头恭敬道:“殿下,到公主府了,臣也该走了。”

牧浅歌的脸色暗了暗,却也没有说什么,随意的整理了襦裙,系好衣服,摇摇晃晃下了马车,没有再回头看顾夜恒。

此时,距离他们大婚已经半年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