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浅歌

第五章 绿松石手链 每周赠币

还没有踏进他做了状元时圣上赏赐给他的府邸,顾夜恒就接到了进宫面圣的旨意,和他一并进宫的,还有长公主牧浅歌,他的新婚妻子。

他清楚的记得,他第一次见她时,倾国倾城的妙龄人儿如高岭之花端坐在大殿之上,却在四目相对时,平白无故的红了脸,惹得大殿上一众探花解元直勾勾的盯着。

倒是白捡了个美人儿。

顾夜恒冷笑一声,神情间全是掩不住点厌恶和不屑。

牧浅歌端着严肃的脸在婢女的护送下走出了公主府的大门。

目光瞥见了在马车里纹丝不动的顾夜恒,江南的烟雨大约太灵秀,短短几个月,,竟将他养的越发俊郎了。

踩着凳奴的背上了轿子,顾夜恒伸出手扶了扶牧浅歌,尽管只碰到了衣袖没什么诚意,但总归样子还是做足了。

“驸马利州之行看来还算顺利?”和顾夜恒隔着一段距离的牧浅歌淡淡开口。

顾夜恒眉眼垂着,没有开口。

牧浅歌往里坐了坐,扯了扯顾夜恒的衣袖,有些恼怒:“顾夜恒。”

却只知道唤他的名字。

顾夜恒盯着牧浅歌扯着他衣袖的手,如白玉般柔润的手上似乎出了一点细汗,让他想起青城山里细雨蒙蒙下润泽的石子,让人忍不住想狠狠碾碎。

他抬起头,看向牧浅歌的脸,有些重的胭脂与她本就清丽出尘的五官有些不相匹配,可愣生生被她强行表现端庄稳重的人妇神情,压住了。

有些无趣……

顾夜恒懒洋洋地答道:“是,殿下。”语气并不像称呼一样敬重,却是散漫无纪。

牧浅歌听到了回答,反倒不恼了。

她昂起头,头上的步摇似乎有些重,将她发型繁复的头往后又拉了拉,显得这个姿势甚至有些娇滴。

“驸马没有同我带什么小玩意儿吗?”牧浅歌问道,睫毛一颤一颤。

明明是索要东西,从这位长公主口中说出来,却似理所应当。

顾夜恒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他顿了好一阵,才从怀里掏出来一件东西。

是一件绿松石的手链,品相看着就不怎么上乘,真是敷衍。

牧浅歌一边想着一边伸出手腕晃了晃:“给本宫戴上。”

顾夜恒握住她的手,缓缓将那手链戴上。

牧浅歌有些欢喜,竟直直扑进了他的怀里。

冬日的衣服,怎地这样的厚重.........

顾夜恒的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

牧浅歌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可神情好似就义,顾夜恒有些嗤笑。

顿了好久,他回搂住她的腰身紧紧抱住,偏头吻她的耳垂。

牧浅歌昂起了脖子回应他,无意识地抓住了顾夜恒的胳膊,嘴里发出的细碎声音顺着帘缝儿飘出去,任谁都能听出马车里的动静。

青涩的小樱桃熟了。

“驸马……”牧浅歌破出了口,捏着顾夜恒胳膊的手越来越紧。

这种时候,牧浅歌竟然分神看了看顾夜恒,他眼底一片清明,一点情欲都没有。

宋玉悲 说:

马车上这里有伏笔,很大的伏笔,这也是最后压垮女主的稻草啊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