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要宠:傲娇爹地请靠边

第二章 他们两个认识 每周赠币

苏清幽偏过头,顺了顺头发,她不希望与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更不希望被他看到这一幕。

随着男人逐步逼近,苏清幽心里那根弦愈发的紧,她好想逃偏偏迈不开腿,直到男人高大阴森的身影盖住她。

“墨总!”

苏清幽皱了皱眉,抬头看向一旁的宋薇兰。

只见她一脸痴迷状,极具讨好的对着墨深寒。

他们两个认识?

正当苏清幽心生疑惑时,墨深寒漠着脸,嗓音凉薄。

“你是谁?”

宋薇兰立即道,“我是楚助理的朋友,也是耀V的职员,前几天楚助理生病还是我帮您送的文件呢!”

墨深寒眼皮轻抬,冷笑这种小透明也配让他花费时间记住。

扭头凝着苏清幽疏离的脸,眉心拢起,随口道,“你怎么会在这?”

宋薇兰莞尔一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墨总我已经向领导请假了,我妈生病住院,我和大嫂在这伺候她。”

天呐!

帅气多金的总裁竟然和她搭话了!!

听公司的员工们说,总裁冷酷无情,不少女人挤破头皮上位,总裁就是不给机会。如今总裁主动搭话是不是代表她有机会?

墨深寒哪里看不出宋薇兰的想法,不过他的关注点全在…

“大嫂。”

他的嗓音低沉磁性,又充斥嘲讽戾意。

苏清幽心脏猛地下坠,抬头勉强与墨深寒对视,像是陌生人礼貌性点头问好。

宋薇兰笑着继续道,“是啊,我家有我妈,大哥,嫂…”

不行,不能让宋薇兰说出锡泽的存在。苏清幽急得直抓她的手臂,“薇兰,我去看看妈。”

说完慌不择路的跑开了。

墨深寒望着苏清幽消失的背影,转眸看宋薇兰的眼神就像在看弱智:脑子有病,管你家几口人。

病房里。

婆婆嚷嚷着要吃苹果,苏清幽讷讷的拿着刀子在削,思绪却不在这方面。

她想了很多事,无外乎都是有关墨深寒的。

直觉告诉她,遇上他不是好兆头,她要赶快办好离婚手续,然后带着锡泽逃离这座城市,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妈,妈!”

宋薇兰激动高昂的声音破门而入。

苏清幽恍惚地吓了一跳,手指不小心被划破出血,很疼,她连眉头都没皱,随意抽了张纸包住伤口,沉默的看着她们母女俩。

“薇兰你的额头怎么肿了个包,疼不疼啊?让你嫂子叫个护士帮你看看!”

宋薇兰两眼冒光,兴奋不已,“妈,我刚才遇上公司总裁了,他给我留电话了,肯定是对我有意思,”

婆婆又惊又喜,“乖女儿,总裁有钱吗?”

“我们整个公司都是他的,你说有没有钱?”

“乖乖,我闺女要发达了!”

………

苏清幽很确定宋薇兰提到的总裁就是墨深寒。

墨深寒对宋薇兰有好感?!

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公司那边只请了半天的假,苏清幽下午还要回去上班,婆婆今天心情好,不耐烦的挥手随她便。

出了医院,苏清幽没注意一辆黑色的卡宴紧跟其后。

直到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响起,苏清幽转身眼看车子就要撞上她,吓得惊慌失措连连后退。

好在司机的车技不错,稳稳的停在她面前,紧接着墨深寒阴沉着脸从车上走下来。

一把拽住她,任凭如何挣扎都无动于衷,只能跟着上了车。

墨深寒把她整个人圈在角落里,吩咐司机开车。

“你想干什么?”苏清幽情绪隐忍着发问道。

他不是早早就回去了吗?为什么会跟在她身后?是刻意的在等她?

墨深寒冷冷的审视她,唇角撩起漫漫的笑意一字一句道,“不干什么,看到你这么狼狈有点开心。”

果然,被宋薇兰打的那一幕还是被他看到了,知道当初背叛他的人过得这么惨,确实值得高兴。

“既然已经看过笑话了,可以放我下去了吗?”

墨深寒凝着她的脸,敛下眉眼,言辞间带着不明觉厉的讽刺,“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样就会放过你吧。”

苏清幽保持着身子后倾的姿势,实在太累,忍不住放松警惕,不料被他趁机反手搂住腰,摆正了身子,却圈进了他怀里。

这个姿势过于暧昧,很是不妥。

她脸色微红,伸手用力去推他,“墨深寒放开我!”

手指的伤口暴露在男人的眼皮底下,几乎在同时间被他按住。

伤口有些深,事后又没有及时处理,显得触目惊心。

苏清幽收回手藏在身后,语气漠然,“墨总分手后最好做回陌生人,我现在是已婚人士,请你注意形象。”

墨深寒黑眸极深,俊美的脸铁青得令人不敢直视,眼中一片火焰,“你就是个骗子,是谁信誓旦旦过,再也不会让自己受伤!”

苏清幽嘴角弯起,像这种程度的伤,这些年早就习惯了。

“恋爱时候无脑,那些海誓山盟,都八百年前的事了,谁还会记得!”

墨深寒黑沉着脸,眸子像是一块磁铁,死死吸附在她漠然的脸上。

苏清幽身躯一紧,她清楚他的脾气,知道这是发怒的前奏。可是她又那么笃定,他不会真的拿她怎么样。

她呼了一口气,语气弱了些,“墨先生,我已经结婚了,请你自重些。”

墨深寒眉眼覆盖着一层云翳般的阴霾,像一条在黑夜中窥探猎物的毒蛇,深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苏清幽心脏猛地骤停,还没来得及逃,一双大手扣住她的下颚,男人的薄唇紧接着俯下。

又快又狠,以最快的速度夺取她的呼吸。

他在发泄,尖锐的牙齿咬破她的唇瓣,直到唇间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才肯罢休,转而温柔的对待。

苏清幽强忍许久的眼泪没出息的掉了下来。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走向的。

男人大发慈悲的松开她,抽了张纸巾擦拭着她脸上的眼泪,可无论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她哽咽着,“墨深寒,能不能放过我,你有钱有势要什么女人没有?就当是我的不对,这些年我得到了报应,过得比你惨。”

男人垂下头,眸间闪过复杂的情绪,从车内找到应急药箱,不容拒绝的为她清理伤口。

半响后,他抬起头睨了眼她破掉的嘴唇,眸光冷澈,笑的没有温度。

“放过你?苏清幽你也配说这句话?”

“那刚才你又是为何?”苏清幽指着唇上的伤。

他眼中的嘲讽显露无疑,“你是抖M体质?咬你一口就是余情未了?那我杀了你不是代表爱你爱到无可救药了?”

她淡然的道,“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不过听到墨先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墨深寒脸色沉下来,这女人是故意的!胸膛藏匿的怒火越烧越旺,怒声道。

“停车!叫她滚!”

司机不敢多问,将车停在了路边,苏清幽下了车回了句。

“墨先生如果不想看到我这张脸,往后我看到您绕道走,绝不碰面。”

“嘭———”

车门狠狠甩上,扬长而去。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