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要宠:傲娇爹地请靠边

第一章 四年后相遇 每周赠币

“来来来,幽幽敬墨总一杯。”

苏清幽应酬从不喝酒,但经理的手在她腰上狠狠掐了一下之后,她也只好端起酒杯。

顾……不,是墨深寒!

从没想过四年后的相遇,会在这种场合下。

此时,他一身黑色的定制西装,衬衣白的一尘不染,没系领带,领口的两颗扣子解开,隐约能看到锁骨的线条。

气质清贵,意气风发,是饭桌上所有人奉承的对象。

苏清幽有些不敢去看他的眼,囫囵的喝下一杯酒,辣得直皱眉头。

席间所有人都在夸赞她好海量,纷纷要她敬酒,她一时为难,口袋里的手机铃声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苏清幽抱歉着陪笑走出包厢,看到来电显示,又是一阵头疼。

“喂。”

“苏清幽,转五万块钱给我,立刻,马上,我有急用。”

她冷笑了笑,“宋明志,上次你伸手要十万我就已经明确说过是最后一次,我真的没钱再给你了。”

“我叫你转就转,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别以为不知道你在公司干的什么勾当,陪个总裁老总不就有钱了。”

苏清幽攥紧手指,烟圈气得发红,“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给你过脸了,撕破脸,我们只能走法律程序!”

“哼,离婚协议书我可还没签字,敢顶撞我?不怕我把你儿子是野种的事实公之于世?”

苏清幽直接气炸了,“宋明志,你我婚前早就约法三章,你不能出尔反尔。”

“我只要钱,其他的你看着办!”

通话被切断,苏清幽没忍住骂了个脏字,按了按太阳穴调整好心态,准备回去应酬。

转身,撞上了人。

她抬起头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眼底闪过一丝慌乱,转瞬恢复如常,与男人拉开了距离。

“墨总。”

她不清楚这人站在她身后多久,又听到了多少,心脏不安的剧烈跳动,惶恐又紧张。

墨深寒睨着她,眼神冷漠疏离,“你结过婚了?”

苏清幽心脏咯噔一下,声音有些微微颤抖,“嗯,结婚了。”

事经多年,再次遇到这个男人,她所有的冷静都消失殆尽。

墨深寒两指夹了根点燃的香烟,唇角似嘲讽的勾起,“都要离婚了,看起来过得很惨。”

心神不定的她还没找到合适的字句,只听他淡淡的问道。

“苏清幽,你后悔了吗?”

苏清幽呼吸一滞。

后悔吗?当初义无反顾的选择分手远离他乡,在一次相亲会遇上了现在的丈夫,婚后茶米油盐的日子,嚣张跋扈的婆婆,蛮横无理的小姑子,所有不公平的待遇……

她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什么呢,我只是普通人,哪像墨总人中龙凤,飞黄腾达是早晚的事。”

墨深寒黑眸阴郁,手指狠狠的扣住她的下巴,“你这种女人活该被人抛弃,四年前你对我说的话,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从那天起我就发过誓,这辈子别让我再遇到你!更别让我抓到对付你的机会。”

苏清幽被他捏的有些疼,黑白分明的眸沉沉的看着他,扯起唇角,“温城离T市天南地北,我识相,也躲得够远。”

冷意的笑声从他的喉间溢出,厌恶的松开她后,从口袋里掏出纸巾一遍遍擦拭着手指。

“苏清幽,你令我恶心。”

这场饭局散场的有些早,最主要的是墨深寒临时有事,叫了助理来辞别。

大人物都走了,留下饭桌上的一众人觉得没意思,喝了最后一杯酒便散了。

苏清幽打了车回到家,儿子已经睡下,她看着五官酷似自己的儿子,忍不住低头在他脸蛋亲了亲,露出欣慰的笑容。

婆婆在门外冷声喊道,“苏清幽,你出来!”

苏清幽眉心微皱,替儿子裹紧被子,垫着脚尖走出去,随手关上门。

“妈,你喊我什么事?”

婆婆的长相是典型的刁钻脸,坐在客厅里吃着车厘子,质问道,“今天都几号了,这个月的生活费怎么还没打过来?”

苏清幽脸色凝重有些为难,宋明志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她要钱,如今她哪还有多少钱!

“妈,我不是刚给了五千块,这个月锡泽开学,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花钱。”

婆婆一听立马不干了,“花你点钱怎么了?你请保姆,买衣吃喝不用钱?你一个月赚那么多加上我儿子的工资,你都给藏哪了?”

苏清幽面对这样无可理喻的婆婆,不知如何是好。

她与宋明志的婚姻有名无实,经济上更没有什么来往,更多的时候是她在贴补家用。

在这之前,聘请保姆负责照顾锡泽的衣食住行也不过三千的薪水,哪能想,自婆婆来到这个家不仅处处看她不顺眼,甩脸色,单单要的零花钱就是笔负担。

“妈,不是我不给愿意给,实在是手头没有多少钱。”

婆婆脸子愈发的冷了,站起身瞪着她,“给你脸了是不?我老了不能动了,身为儿媳不该伺候我的?我要我儿子的那份钱!”

苏清幽深吸了一口气,幽黑的眸子望着她。

嫁进他们家后,哪次每逢过节不是自己破费买礼物,婆婆几次做手术也是从她腰包里拿的钱,还有她的小姑子,没钱找她时向来不含糊。

她低声下气的生活在这个家,是因为她的愧疚,而她们像是一群水蛭吸附在她身上,不给她踹息的机会。

快结束了。

只要等宋明志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苏清幽笑了,眼底是无尽的凄凉,“我真的没有钱,您明知道您儿子的工资我一毛钱都没拿过。”

婆婆万不会相信她的说辞,耍泼打赖的逼着她拿钱。

苏清幽被惹狠,挥手推搡了一把,她发誓绝对没有用力,婆婆却顺势倒地,哭天喊地的骂她大逆不道,然后趁机装晕,最终更是闹去了医院。

来了个全身检查,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婆婆偏偏说不舒服,硬是要求住院。

苏清幽别无他法,办理了住院手续后,匆匆回到家,儿子还在熟睡中,她拨给之前聘请的保姆,劳烦她帮忙看几天孩子。

一夜无眠,临近四点才躺在沙发上小憩一会。

直到门外的敲门声惊醒了她,打开门,发现是保姆张姨。

苏清幽简单洗漱,换了身衣服连忙赶去医院。

她的手机没有电,小姑子打了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

两人在大厅一见面,小姑子不由分说的打了她一耳光。

“妈被你气到住院,你竟还把她一人扔在这?一把年纪像个保姆一样伺候你,还不知足?是不是非得她死了,你才高兴?”

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纷纷驻足,对着她们指指点点。

苏清幽垂着头,长发盖住红肿的脸,眼神悲凉。她咬着唇,内心的愤怒在一点点撕裂。

“宋薇兰你…”

抬头间,一双戏谑冷漠的眼睛隔着距离凝着她,苏清幽脸色瞬间苍白,打断了所有的争执。

墨深寒!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