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狈

第2章 赵辛 每周赠币

褚随这声“等着”,让大伙的眼神都有些微妙,可没有人开口。

“送我回去。”他站在人群中,眼神冷淡,表情不算好。

褚随身边这群人,挺奇怪,明明他什么都没有,但就是挺顺着他的。他这一开口,朱时新立刻就跟着他往外走了。

一路上,都没什么话。

褚随骨子里偏冷,话虽然不算少,但不太爱主动跟人交流。当然,心情好的时候,愿意搭理你两句。

至于为人,一句话来说,挺难相处的。

也就只有赵辛,任劳任怨的跟他一起生活了两年,可这么说似乎也不对,因为褚随回赵辛那儿的次数,也不算多。大部分时间,找一个酒店,一趟一晚上,也就过去了。

但朱时新想不通的是,这会儿褚随这么容易就愿意回去是因为什么。

他想了想,清清嗓子:“褚随,你对赵辛,真的半点想法都没有?”

这个话题可真好笑,褚随也是难得的笑了,嘴角一勾,呔,妥妥的渣男相。他还算客气的说:“赵辛的性格,适合结婚。”

朱时新心想,可惜了,褚随是个不婚主义者,这怎么可能对赵辛产生一丁点正经的想法呢,本来路子就不一样。

……

赵辛在破破烂烂的沙发上干坐着,也没敢开电视。

费电。

要再交电费,她可交不起。

好在没一会儿,她就看见褚随开门走了进来。

他身上穿的,还是自己还算有钱那会儿给他挑的某大牌衬衫。

褚随的身材非常非常好,好到哪怕这件衬衫花了好几千,穿到他身上的一刻,她也觉得值了。

褚随的脸蛋也非常非常好,总之她再没有见过比他还要好看的男人。

赵辛觉得,褚随上辈子是狐狸精,专门来勾引她的。

她的视线太过热烈了,他顿了顿,扫过去一眼,“找我回来做什么?”

赵辛没吭声。

他也懒得问,反正并不是很在意。脱了衣服,就往浴室走。

浴室里,他的沐浴露已经被换成新的,而赵辛的那瓶,已经旧到包装上的印花都开始褪色了,或许早就过了生产日期。

他淡淡的移开视线,脸色没有半点变化。

等到他出去时,赵辛已经在准备晚饭了。

褚随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要说她对她有什么地方看得上眼的,那就是她的长发了,漆黑、飘逸、光滑,奇迹般的性.感。

当她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大波浪撞到她的额角处,慵懒的盖住了她半张脸时,他就没打算再忍下去了。

褚随从后面抱住了他她。

赵辛说:“不吃饭么?”

“不饿。”事实上,他在外面花天酒地,怎么可能饿?

褚随最不缺的,就是愿意主动给他花钱的人。

他心不在焉轻轻扯住她的头发,明明她也没有怎么保养过,但奇怪的是,质感就是

哪怕外面那些花着上千上万块钱保养头发的,也未必有这个质量。

褚随低头嗅了嗅她头发的味道。

赵辛伸手环住他的腰,张了张嘴,最后只是笑着说:“挺久没见你了,怪想你的。”

算起来,两个月前,她给了褚随最后一笔钱,到今天,这是第一面。

褚随略显冷淡的“嗯”了一声,伸手捏了捏她有些瘦削的下巴,低头亲了上去。

……

赵辛缩在他的怀里,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最近,挺麻烦的。”

褚随说:“嗯。”

缓了一会儿,起身翻出来自己兜里的烟,而赵辛这里,只有一块钱一个的那种打火机,他打了好几下,才出了火,才慢条斯理的在床边坐下,“我今天回来,也是有点事想和你谈。”

赵辛说:“我能先说我的事么?”

褚随不说话,等着她开口。

赵辛耸耸肩,“我借了笔贷款,现在三十万了,还不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估摸着过几天,他们要来逮我了。”

可她还是在笑,不知道是真无措还是假无措。人却爬到了床边,扑进了他怀里。

褚随似乎眯了眯眼睛,又似乎没有,表情还是一贯的模样,倒是没有推开她。

赵辛在他怀里待了有一会儿了,见他不说话,于是主动开口说:“你呢,想跟我谈什么?”

褚随垂着眼梢说:“咱俩这样多久了?”

赵辛说:“两年了。”

“觉得我怎么样?”

赵辛只说:“我很喜欢你。”

你看看,女人都说出这句话来了,心里还有什么是不清楚的?

褚随淡淡的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以后我不会再来找你,你也别联系我了。”

赵辛在他怀里,用脸蹭了蹭他的胸膛,良久后“嗯”了一声。

她说:“是你喜欢的那款吗?”

褚随说:“对。”

“跟她很像么?”

“像。”

“比我还像她?”

“嗯。”

“那她……”

她被打断了。

褚随推开了她。

他把自己的手机丢给她:“我去穿个衣服,你找下自己的号,删了吧。”

赵辛说好,想了想,又说:“我去给你整理行李吧。”

整个过程,她表情都很平静。

只是看见他微信里有那么多联系人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朋友圈是有屏蔽功能的。

赵辛笑了笑,把他手机放在了茶几上。

……

褚随离开前,没有看见赵辛。

他也懒得跟她道别。

下楼时,朱时新正坐在位置上抽烟,他看见他拎着行李下来,抿了下唇,有些感慨的说:“你走了,赵辛应该受不了吧?”

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过,褚随会直接走人。明明最开始,他只是说,今晚不会留下来,而不是再不回来了。

褚随拧着眉,些许不悦,随即漫不经心的说:“我连我自己的情绪都照顾不好,怎么还顾得上她的?”他又锐利的朝他看过来,语调同样随意放松,“倒是你,对她挺上心的,对她有想法?”

朱时新不说话了,他从看见赵辛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她挺好的,同时也纳闷,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招惹了褚随这个冷血怪。

褚随说:“赵辛欠了三十万。”

朱时新就懂了。

原本就是靠利益凑成的关系,现在一方给不了另一方利益了,这感情……

自然也就塌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