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月光如初雪

第4章 谁抱我大腿 每周赠币

与此同时,林若雨这边正打算从窗口直接跳下去,她不想坐以待毙,简单包扎了下伤口暂时止血。

努力爬到了窗口,一只腿迈了出去,一只腿还在里面,林若雨往下看了一眼,这窗户离外面的地面,居然2米多高,她浑身就哆嗦个不停……

最后,林若雨一咬牙。

算了,不跳也是死,跳了还可能活!

林若雨闭着眼睛,准备纵身一跃。

只是,伴随着哐一声巨响,腿被什么人拽住了。

林若雨睁开眼,惊呆了。

一瞬间小小的试衣间被破门而入,还挤进了好多人。

有一个帅哥还死死抱着她的大腿,阻止她跳窗。

这是什么情况?逃跑被发现了?

“下来。”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是为首的那个气度不凡的男人。

和那男人对视的一瞬,林若雨在心里暗骂一声,这男的也太帅了!

林若雨没有反应过来,许墨又拉了下她大腿赶紧狗腿重复:“我哥让你下来”。

“哦。”

林若雨老老实实从窗户上下来,突然想到自己刚刚脱掉了裙子,现在只穿着安全裤!

她忍不住捂着双腿尖叫起来。

许意白一把将林若雨抱在怀里,林若雨错愕不已地看向许意白。

“盖好。”

接过许意白递来的西服外套,林若雨脸颊一红,立刻用西服盖住。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许意白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

商务车内,林若雨忐忑不安地躺在沙发上,对面的男人静静地看着书,也不理会林若雨,林若雨嘟嘟嘴。

什么和什么啊,她还以为自己是被英雄救美了,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不是,竟然是小汤圆救了她?

啧啧,看来真的是好人有好报啊!

“喂,小汤圆儿,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给我笑一个吧。”

就在林若雨开心的时候,君儿来到她身边,伸手摸了下她的脑袋,林若雨愣住,只听小汤圆儿说了句:“没发烧啊。”

随后看了眼林若雨,翻了个白眼,随后来到许意白身边,许意白递给他一本绘本,他认真地看起来。

看着眼前二人额模样,林若雨就明白了。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两张冰块脸,啧啧啧,她不喜欢。

车子停下,许意白将她再一次抱起来,林若雨四处张望着,发现这是一座庄园,她心里感慨今天自己可能是撞了好运了,救了哪家的小少爷。

许意白将林若雨抱进客厅里,丢到一张真皮的沙发上,不等林若雨没反应过来,许墨就上前打量她。

“美女,我做个自我介绍,我是汤圆……君君的叔叔许墨,这是我大哥,许意白。”

许墨!许意白!

许墨她是知道的天禧影视的大老板,那可比时尚娱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的公司,至于许意白,那可是大财阀啊!

等等,林若雨的目光放在小汤圆儿身上,久久回不过神来,她救了许意白的儿子,她居然救了许意白的儿子!

看着林若雨没有反应过来,许墨忍不住调侃着。

“她是不是傻了?”

许意白瞪了许墨一眼,许墨立刻老实闭嘴,许意白没有搭理许墨,而是安排私人医生为林若雨做详细的检查。

林若雨以前在林家也是过了一阵子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过和许家相比,那简直是天上地下啊!

私人医生,更是只听过没见过。

君儿始终守在她的身边,倒是让她有些感动。

“小汤圆儿,你叫什么名?”

“君儿。”

高冷的小汤圆儿终于愿意做自我介绍了,林若雨粲然一笑,伸手就要去捏君儿的小脸蛋,君儿立刻躲在许意白身后。

林若雨和许意白对视的一瞬,尤其是看到许意白冷着一张脸,她立刻放弃了自己要捏君儿脸蛋的打算,嘿嘿一笑,缓解尴尬。

林若雨的举动引来君儿的怀疑,他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爸爸,试着开口:“爸爸,她是不是有病?”

“嗯,她有病。”

许意白的目光也停留在林若雨的身上,尤其是看到林若雨欲哭无泪的样子,许意白唇角勾出一丝弧度。

私人医生最后总结病情,林若雨是扎伤,没有伤到动脉,但是扎的比较深,注意不要感染,不然有可能留疤。

在得知自己可能会留疤,林若雨突然握住私人医生的手,满是真挚地看着医生。

“医生啊,我可是要当明星的,要是留疤,这可怎么办啊!”

这时许墨在一旁打量了下,浑身脏兮兮脸上还有灰尘血渍的林若雨,惊讶地说了句:“你长这样也能当演员?”

许墨的话让林若雨脸颊一红。

君儿则在一旁嘟囔了句:“其实长的还可以。”说完噔噔蹬就跑上了楼。

“还是小汤圆儿有眼光……”

林若雨是想要夸夸小汤圆儿,不过注意到许意白讳莫如深的目光,林若雨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这个男人太危险,她实在是惹不起。

想到这里,林若雨主动开口:“许大少爷,我今天救了你儿子只不过就是举手之劳,你们不用太感谢我。”

这么一个冷冰冰的人,林若雨可不愿意和对方有什么牵扯,她还是老老实实跑去试戏吧。

听着林若雨的话,一旁的许墨开口:“感谢肯定是要感谢的,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君儿的救命恩人,你放心,只要是你提出来的要求,我们都能答应。”

许墨处理惯了这样的事情,一般和他们许家搭上关系的,无非为了钱。

面对许墨的话,林若雨明白了她今天不要钱都不行。

这就是土豪的生活,枯燥无味。

这么想着,林若雨嘿嘿一笑:“我今天也就是举手之劳,觉得和小汤圆儿和我比较有缘分,如果你们非要感谢我,给点钱也行,毕竟我撕掉的那条裙子是我最贵的一条,还打算穿着它去试镜!”

林若雨直接道。

许意白眼中闪过一丝情绪,他看向林若雨,似乎是在打量林若雨,探究林若雨心中所想。

“那你要多少。”

许墨似乎对林若雨的样子司空见惯,就要从怀里拿支票,许意白伸手拦住他,许墨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