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见你

001 走廊 每周赠币

2020/7/18

飞机平稳的落在南城机场。

温乔走出机舱,滚烫的风扑面而来。

她打开手机,好几条消息涌了进来,是好友宁偲发来问她到了没,恰在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

温乔接起:“嗯容姨,我刚落地。”

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温乔似乎反感,拧起了眉头,声音软软的回应:“容姨,不用麻烦云峥哥,阿偲会来接我。”

又寒暄了一句,温乔挂了电话。

热气把脸蒸的通红,额头上冒出了汗,她用纸巾擦了擦,继续往航站楼前行。

等行李的间隙,温乔发了消息给宁偲,让她在出口等他。

温乔上了车和宁偲抱成了一团,宁偲捶了她的肩膀控诉,“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就算没有陆云铮,你还有我啊,你这个没良心的一走就是三年!”

这是下飞机第二次听到陆云铮这个名字,有点陌生。

宁偲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捂着嘴眨眼,“我……我……对不起啊,我不该提他。”

三年前,乔乔就是因为陆云铮这个狗男人才去了江城,背井离乡,可见被他伤得有多深,只要想起温乔离开南城,就忍不住联想到陆云铮。

想归想,她竟然失口说了出来。

温乔拉着她的手笑,“没事了,随便提。”

宁偲眼睛一亮,复又担心:“真的?”

温乔抿嘴一笑,“真的。”

姐妹两拥抱了一个后,启动车,一阵低低的轰鸣后,离弦远去。

路上,宁偲悄悄打量温乔,她好像变了,以前软软的性格不见了,谈吐时从容淡定了很多,而且眉宇间多了一丝被磨砺后的坚毅,哪怕没化妆,也有气势多了。

想到这些,想到了三年前,陆云铮办单身派对的那晚,温乔扑在她怀里哭的不能自已,贼怪自己为什么不再漂亮一些,为什么不长成陆云铮喜欢的类型。

宁偲吐了口气,“他知道你回来吗?”

温乔望着窗外,淡声道:“肯定知道吧。”她就是他们家叫回来的,陆奶奶病重想再见见她。

温乔想管他知不知道呢,反正有这层关系在,抬头不见低头见。

三年的磨砺,她早放下了,知不知道的又有什么关系。

车到了酒店,放下行李后,宁偲迫不及待的拉着温乔赶去云和里会所。

温乔刚去江城那一年,以酒度日,上顿喝下顿吐,还去医院洗过胃,没办法,不喝醉脑子里就会想起陆云铮。

到了会所,她没着急进去,先绕去洗手间补了个口红,整个人气场提升了不少。

她紧了紧裙子,又低头看了一眼高跟鞋,这才转身走向包房。

走廊上,迎面匆匆走来一男人,喝的上头,捂着嘴没看路,直直的撞上温乔。

温乔痛了一下,后退了两步,抬眸对上视线。

“闻煜?”

“温乔?”

两人同时开口。

闻煜的酒一下就醒了,不敢置信的打量温乔,要不是她喊出他名字,差点就认不出了。

温乔点头,“你也在这玩?”

闻煜惊喜道:“是啊,峥哥生日在这里攒了局。”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话锋一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闻煜是陆云铮的发小,打架泡妞逃学,什么事情没做过,三年之前,温乔跟他关系很熟的,他也很喜欢温乔,时长在她被罚作业时,摸摸她的头帮她抄作业。

后来,温乔一声不吭去了江城,就断了陆云铮身边所有人的联系。

遇到他,温乔是欣喜的,眼尾挂了笑,“今天刚到。”

闻煜犹豫了一下,又问:“铮哥生日,你过来坐坐吗?”

温乔脸上并无半点波澜,礼貌的说:“不了,你们好好玩。”

陆云铮生日,闻煜喝了不少,胃里一酸想吐的感觉上来,他捂着嘴,冲温乔摆手后冲向洗手间。

温乔回到包房,宁偲叫了不少人来给她接风洗尘,许思尔也在,温乔走过去同她抱了抱。

三姐妹见面,一杯接着一杯酒,宁偲和许思尔都快趴下了,温乔还维持着半点清醒,漆黑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脸颊陀红,从脖子一寸寸蔓延到了耳尖都红红的,嘴唇粉嫩,很勾人。

宁偲支着脖子,突然勾住温乔的衣领,瞥见半面春色,啧了一声,似有似无道:“狗男人不光没心,还眼瞎。”

*

闻煜在卫生间吐了一番后。

清醒了很多。

他趴在马桶上失神,回忆着是不是遇到了温乔,当时晕晕乎乎,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管他呢!

他东倒西歪的爬回包房。

陆云铮靠在沙发上睨了他一眼,狭长的眼尾勾着一抹风流:“就这点酒量,还要跟我摇单双?”

闻煜撑了一会儿抬起头,故意道:“铮哥,我碰到你前妻了!”

顿时,万籁俱寂。

谁?

“你碰到谁了?”玩着手机的厉淮,突然一顿问道。

闻煜扯了扯领口,咽了咽口水道:“铮哥前妻,温乔。”

又是一阵急促的沉默。

陆云铮捡起葡萄朝他扔了过去,喝道:“好好说,重说!”

闻煜被葡萄砸中了眉心,顿时红了一块儿,捂着红处说:“温乔啊。我在走廊撞见温乔了。”

齐刷刷的眼神看向陆云铮,温乔回来是没几个人知道的。

又看向闻煜,“你特么喝醉了吧!”

陆云铮听到这个消息,懒散的笑意如常,好像并不关心她是不是回来了,叼着烟,摊开双手窝在沙发里,仰头,舌尖抵出烟圈玩,眼尾仿佛带着勾子。

众人松了口气,厉淮低着头刷手机,突然顿住,大喊了一声:“卧槽,真回来了,快看阿偲的朋友圈。”

其他人迅速凑过去,放大照片审视温乔。

“操,又比之前好看了,这腰真特么细。”

“哈哈哈哈哈,我记得当初和铮哥结婚时,还是小小一团,现在好有味道哦。”

“都在这里玩,要不叫过来喝一杯?”

几个人一言一语,全没注意当事人的黑脸。

突然,众人捧着的手机,被陆云铮夺走,“咚”的一声,丢进了酒杯里。

“谁特么再提温乔是我前妻,就滚!”

一个不作数的婚姻,算什么前妻,他陆云铮没点头的事情,那都不算。

厉淮心疼手机,踹了陆云铮一脚,“你特么不提就不提,泡我手机干什么。”

陆云铮眼一挑,“碍眼。”

也不知道是说手机,还是说手机里的人。

陆云铮捡起打火机,迈开腿,拉开包厢的门,重重带上。

走廊上,他靠在窗边抽烟,舌尖抵出一圈圈眼圈,橘黄色灯光洒下,将他棱角分明的脸勾勒一遍。

下巴微微扬起,紧绷着的下颚线往下是凸起滑动的喉结,热风一吹,脖子泛红,他叼着烟,抬手一拉,衣领敞开露出了锁骨和胸膛,自成风流。

“铮哥。”

女声在身后响起。

陆云铮懒散回头,眯起了眼眸。

“铮哥。”孟思妍手里捧着一束红玫瑰,黑色包装,惊喜的走过来。

她双手一推,将红玫瑰送到陆云铮跟前。

陆云铮垂着眼,挑了一下,薄唇缓缓开口:“什么意思?”

孟思妍红着脸,仰望着他,眼睛里全是他的影子,小手箍在他腰上,“铮哥,生日快乐。”

男人的身上的冷香直往鼻息里钻,像发酵了似的,软了腰直往他身上倒。

头一次没被他推开,孟思妍欣喜不已。

陆云铮的大手,捏住住她的下巴往上抬,几乎仰着头与他对视,漆黑的眼睛盯着她,勾唇,烟缓缓地吐到她脸上。

女人收起浑身的张杨,俯首贴耳。

温乔喝多了跑厕所,刚拉开门,就撞见一副旖旎美景。

女人伏在男人胸膛上,双手拽着他的领口,垫着脚仰着头,与男人的脸挨得极近。

白烟缭绕,看不真切。

突然男人的视线投了过来,有种被破坏气氛的不爽。

视线相接,数秒后,陆云铮突然想起他妈让他去机场接温乔来着。

他忘了,她也没联系,变懂事了。

温乔心口一紧,“抱歉,你们继续。”转身推门。

“温乔。”陆云铮懒懒的唤她。

她转身,“云铮哥。”加了一个字,她以前都是叫铮哥。

陆云铮摁灭烟蒂,推开了孟思妍,一脚踩在玫瑰上:“不用躲着了,既然回来了,过来喝一杯。”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将她这三年界定为躲着,温乔突然感觉以前喜欢他,追求他,真他妈不值得。

随风揽月 说:

初来乍到,帮忙点点收藏。

说明一下:男主非常规型男主,比较狗。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