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夫妻传说

1、离奇1 每周赠币

老公一向讨厌小孩。

好友野猫的女儿升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还得锲而不舍的在床笫之间,和他讨论生,或不生这个问题。

通常他会啃啃我的锁骨,然后坚定地压倒我。

蓦然回首会突然发现,在伪劣产品泛滥、山寨横行的年代,我老公买的安全薄膜……质量往往还不错

和老公结婚快五年,婚姻状态超乎我意料的美满。

我在我那票姐姐妹妹之中成婚最晚,曾一度自暴自弃想随便找个性别男的家伙嫁了,但有一天上帝的裤兜破了,老大一个金灿灿的馅饼砸中了我——那个性别男的家伙,不但有金子车子房子脑子,最重要的,是我无论在晚上几点醒过来,都可以看到一个在透过薄纱的朦胧月光下,美好得让人想尖叫的俊脸。

我大学没考上,结婚之前一直凭强装出来的知识分子气质和假文凭混日子,结婚后老公打本给我开了间咖啡店,就在市文化中心旁租了个小门面,请了个蓝眼睛金头发脾气很大的家伙当点心师傅,师傅有个最通俗的外国名字,约翰。

约翰的破牛仔包永远占据厨房一角,随时兴起,他就会背着包跑出去,时常三四天不见人影。这种时候,我就坐在店里背背ABC,客人来了,只卖最纯的黑咖啡,不是一般人能接受。

文化中心附近有不少学校,放学时候最热闹,尤其在阳光明媚的夏天,常常会有三五成群,青春洋溢的小家伙们推门进来问我卖不卖雪糕。

这种时候,我总莫名感慨,父母离婚的那会刚好是升初三的暑假,把我扔进学校寄宿,就自顾不暇了。

那年我在耳朵上钻了十五个耳洞,戴上十一个耳钉和四个耳环,留着紫红色庞克头,逃课喝酒打架,一路混到高中。

直到有天我被迫陪某同学去医院堕胎,她面色苍白的被推出来的时候,我偷瞄了眼斑斑的血迹,才发现我老爸老妈还是功德无量的,至少当初他们选择生下我。

他们的人生是他们的,我的人生还是得自己负责,所以我老公才有机会对着我耳朵吹气,说要看看这么多耳洞是不是会透风……

往事不堪回首,我拉回心思,约翰今天又不知跑哪去了,看了看时间,等老公来接我。

关店门的时候,约翰才回来,手里拎着两个包装精美的点心盒,随意递给我一个,和老公用外国话嘀嘀咕咕的聊了两句,又推开店门进去了。

点心盒里就装着一小块古怪的蛋糕,吃完晚饭后,我尝了口,觉得还没约翰弄得好吃,就全塞进老公嘴里,看看电视,洗洗睡了。

六月的天气,夜间的时候,该是还有点风,可躺着躺着不知为何开始口干舌燥,接着全身冒汗,脑子一片混沌。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叫了声老公,可我清晰的听见他同样的呻吟声,第一感觉是不是食物中毒,推了推他,发现手感完全不对,心中泛起莫名的恐慌。

因为,原本戴在我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也不知为何有些松动……

我空前的紧张起来,挣扎着爬起来去开床头灯。

然而,灯一亮……

“啊——!!”

我被床上莫名出现小正太吓得不轻,尤其是份外眼熟的情况下,我除了尖叫,再找不出第二个字来发表感慨。

而、而且,他竟然穿着老公临睡前穿的那套睡衣!!

发……发发生什么事了!?

“茉莉?”

小正太童稚的声音也充满了震惊,他像是被自己的声音吓到,或许是在我的尖叫声中听出什么,下一刻他大概想起我们卧室角落的那块梳妆镜,动作迅速地爬下床。

可是,那条睡裤显然不再适合他,他刚一着地,突然就以一种夸张滑稽的姿势扑摔下去!

睡裤连同内裤一并拉扯开来,露出圆滚滚粉可爱的小屁股……

我惊恐得已经不知道要笑了。

我百分之一百的确定,那条内裤绝对是我买给老公的那一条!

无论花色还是面料,我都熟悉无比,尤其我还不止一次把它从我老公身上剥下来过!

只见小正太动作迅速的掩住屁屁,恼羞成怒的回头瞪了我一眼,当场羞得脸红脖子粗,可显然顾及了当务之急,还是提着裤子爬起来,冲向梳妆镜。

当小正太看到镜子里的小人儿时,错愕了三秒,随后,相较于我过之而无不及的尖叫起来——

“啊——!!”

我捂住耳朵,小孩声音的穿透力果然杀伤性十足,我几乎以为他下一刻是放声痛哭,接着我那平时不怎么转动的脑子,突然快速运转了一圈,望着那小家伙,试探性的喊了一句,“老……公?”

感觉声音有些些颤抖,大致因为他穿着过大的睡衣,提着大裤子尖叫的样子……

实在好笑。

嗷呜,在这种爱与痛的边缘,我居然只想一口吞掉他> <!~

“笑屁!”他显然也像是想通了什么,猛地瞪了我一眼,“你看看你自己!”

我怎么了?

我再度惊恐起来,虽然睡衣没过度松动,小裤裤也包得我屁屁还算妥当,但手掌确实变小了一点……

我心跳加速,忙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镜子前一看,虽然还是自己的那张脸,但无疑青春俏丽了至少十几个年头,尤其昨天还在镜子里让人深恶痛绝的鱼尾纹,如今……没了?

没了!

在我每天为自己即将迈入三十大关而焦躁不安的现在,这实在是太美妙不过的事情了!

“发生了什么事?”

小正太蹙着眉头,冷凝着一张脸,突然抱胸,那是老公思考前的习惯性动作,但他这么一动,睡裤就像是要往下滑,他只得被迫再牵着裤头,但模样却怎么也正经不起来了。

我噗嗤一声,终于笑出声来,想最后确定答案,“老公?”

他闷哼了一声,以示默认。稚嫩的笑脸粉扑扑的让人好想咬一口。

“你好小。”我目测了一下他的身高年岁,大概是八九岁的模样,个头才刚好到我胸口……而且,我意外发现自个左右耳密密麻麻的耳洞居然也都消失不见,那么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变小后的岁数,应该回到了初三之前。

原来我打从初中之后身高就没怎么拉拔过了么?= =~

“你闭嘴。”他显然接受不来变小的事实,尤其是变得比我还小的事实,气呼呼的走到床边想坐下,结果屁股还够不到席梦思。

我瞧他详装镇定的踮起脚才勉强坐在床边沿,肥大的裤脚一晃一晃的,瞧得我那是春心荡漾……

不过……

既然耳洞会消失……

那么很明显,在我出厂且被过度使用了五年之后,这一刻!我竟神奇的再度恢复为原装货。

至于我老公,某部分组装零件却是悲剧地回归为原材料状态……他的小朋友,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再向我起立致敬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