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有时

楔子 每周赠币

别开灯,黑暗之门引来圣者。

——北岛《忠诚》

1、

江海市,须弥街三号,“无名”博物馆。

那女子一走进“无名”,我就认出了她是最近被江海市民传得沸沸扬扬的许知书——女强人许知书,一手创办了“知舟文化”的许知书,最美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许知书。你看她那气派:年不过二十八,理应是女子芳华最盛、娇气未褪尽的时分,可在她身上,你几乎捕捉不到一丝女子应有的娇气。优雅,矜持,带着淡淡的骄傲——这是所有人眼中的许知书。

一走到前台,知书礼仪得当地朝我颔一颔首后,便开口:“无名小姐,外婆在过世前曾将毕生收藏的古物都捐给了贵博物馆,其中有一只05年出产的MP3,您可以返还给我吗?”

那只MP3我知道,可它并不是古物,所以自接收了许老太的遗物后,我便将它留在了收藏室里:“也许需要一些时间来找。”

她藏在精致睫毛下的眼皮微微地阖了一下,似有无奈一闪而过:“有劳了,找到后请务必打电话给我。”

声音温和,矜持,进退有礼。直到她走出了“无名”,我才发现许知书将手包落在了前台桌上。

“许小姐!”我迅速追出去,正好她走到了“无名”的最后一级台阶。午后阳光猛烈地射过来,一时间,女子闭目落泪的画面被罩得那么不真实。

我停下了脚步,不再上前了。

2017年2月,江海市市民茶余饭后最热衷于讨论的事件有三——

第一,微博上不知哪个好事的晒出了一张詹妮弗·安妮斯顿与安吉丽娜·朱莉的合影,并配文曰:“Why not?”此照片被戏称为“世纪大和解”。

第二,在某热拍剧里初出茅庐的小花庄子清晒出了一张与情敌握手的照片,同样配文曰:“Why not?”照片一出,舆论界一片哗然,堪称江海市的“世纪大和解”——不,不是因为那朵小花有多火,而是因她的情敌——正是大名鼎鼎的许知书。

第三,那个叫“无名博物馆”的冷门大V在微博上发出了一个活动:写下你的电话和想听的歌,或许,今夜就会有人打电话给你。

那一晚,知书刷到这条微博时,并没有留下电话,只是在微博评论下写了一个歌名。

当夜十一时,她的手机屏幕上浮起了叶知舟的名。简单而温暖的两个字:知舟。

知舟,知舟——知舟的电话是否接听?

她接听了,对方却没有说话。沉默横陈了一分钟,那叫“知舟”的男子才清了清喉,低沉的唱音传过来:“我的小时候,吵闹任性的时候,我的外婆总会唱歌哄我……”

低低沉沉,富有质感,如泣如诉。

一曲终结时,知书仍紧紧地握着手机,那双已经不再习惯流泪的眼,空洞洞地望着窗外的明月。许久:“还记得你第一次给我唱这首歌的场景吗?”

“嗯。”对方的声音依旧低沉而富有质感。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说:“叶知舟,我们分手吧。”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