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追妻花样多

第【1】章 羞辱 每周赠币

林溪别墅,是林氏集团参与开发过的别墅小区,依山傍水,曲径通幽,别有韵致。

月光照在林荫道上留下一排幽深的暗影,林素开车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凌晨三点,玄关处亮着一盏晕黄的灯,柔和的光亮带着温暖,她知道这是大哥让张嫂特地给她留着的,唇角不由弯起一抹笑容。

夜里格外地安静,林素小心翼翼地上了二楼,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脖子,因为要设计完成一份手稿今天她一直忙到两点过才结束。

林素打了个呵欠转动着自己房门的把手,脚步刚要往屋里跨去整个人却是微微一怔,她有些狐疑地侧过头,目光不由自主地延伸到二楼最尾端的那间房。

有细碎的光亮从房里透了出来,夹杂着一点点水声,这让她的神经立时绷紧。

那间房……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住过。

林素咬了咬唇,眸中神色很是复杂,半晌后她在自己门后摸出了一把竹剑,这才小心翼翼地往那间房而去。

眼下这个时候吵醒大哥与张嫂都不好,再说大哥腿脚不灵便也帮不上什么忙,张嫂那高音的分贝更是能惊动整个小区。

若真是有小贼进了屋,她也能够吓吓对方,当然能够吓跑最好,实在不济她也是有能力保护自己的。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她便开始学习剑道,虽然没有与人真刀真枪地格斗过,但林素觉得自己的武力值还是不低的,至少凭着这一点她就能给自己壮胆。

轻轻推开了门,房里的光线有些暗淡,只有卫生间里透出的亮光洒在这间宽阔的寝室里,被套换了蓝色的斜纹格子,连窗户都被打开,清凉的夜风吹着窗纱轻轻起舞,带进一缕略显潮湿的空气。

林素的步伐有一刻的迟疑……

若是可能,她是不愿意踏进这间房的,这里有她最不想记起的人。

咔嚓!

就在这个时候,卫生间的门毫无预兆地被人从里打开,裹着浴巾的男人赤脚踏了出来,林素猛然回头,那一刹那她几乎屏住了呼吸,手中的竹剑不由自主地握得更紧。

男人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孔,褪去了记忆中的青涩,显得更加挺拔俊毅,他浓眉如墨,只在眉尾处微微上挑,这让他整个人显得有些冷峻孤傲,一双眼睛如深潭一般不见一点幽光,兴许是感觉到了房里另一个人存在的气息,男人的目光如电般扫了过来,待看清来人时黑眸微微一闪旋即便覆上了一层淡漠的冰霜,“谁允许你进我的房间?”

林素感到心中一紧,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攥住了她的胸口,让她几乎无法呼吸,她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男人,她的目光复杂酸涩,似愤恨,似委屈,似有许多压抑到嘴边却又不敢怒吼的质问,她不由咬紧了牙,目光微微垂落,握住竹剑的手却轻轻颤抖了起来。

她几乎忘记,她对这个男人有一种本能的畏惧,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泪水毫无预兆地滑落脸庞,跌落在柔软的地毯中,林素的记忆却在一瞬间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个夜晚。

……

七年是一个时间格,有些事情注定要被忘记,有些却永远无法释怀。

她记得那天是一个雨夜,雨水淅淅沥沥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屋檐滴落,林素出神地看着,直到冷风裹着雨水吹落在脸颊这才关上了窗户。

今天是她的生日,大哥陆泽说好了要陪她庆祝的,可因为公司的临时会议脱不开身,眼下她只能在家里乖乖地等着。

“再过一会儿就十二点了……”林素瘪瘪嘴撑坐在床头,目光在宽大的房间里扫了一圈,一溜的粉色墙纸,连家具也带着银粉色,头顶的吊灯是充满梦幻的hello kitty猫,这样的布置就像她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公主。

其实林素明白,这一切都不属于她,她不过是母亲再嫁后带来的小拖油瓶,这个家里没有谁是真心喜欢她的,除了大哥。

一想起那个如清风明月般的男子,林素的唇角不由带起一抹笑来。

“啪啪啪!!!”

敲门声毫无预兆地响起,林素惊得坐了起来,一双小手紧紧地攥住了床被。

她记得张嫂今儿个是特意请了假的,大哥又因为公司的会议拖延了回家的时间,那么眼下这栋房子只有她和……

拍门声响得更激烈,还夹杂着一道粗哑的男声,“林素,我知道你还没睡,快开门!”

林素抖了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壮着胆子走到了门边,隔着门小心翼翼地道:“二哥,时候不早,你早些歇息吧,我也要……”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等大哥回来,厨房里还放着生日蛋糕,你这小贱人想骗谁?!”林素的话说到一半便被粗暴地打断,那个恶毒的声音似乎不放过一切能够羞辱她的机会。

林素眼角一红,有些无措地抵着门背,心却一抽抽的难受。

陆泽与陆池他们才是亲兄弟,而她只是母亲带进陆家的私生子,虽然表面被唤作小姐,但实际上却被人瞧不起,从小到大陆池就没少欺负过她,她已经对这个名义上的二哥有种本能的畏惧。

“开门!”

拍门声越来越大,夹杂着陆池的一阵阵谩骂,林素只能不听不答,捂住耳朵躲进了被子,希望陆池会自己消停下来。

过了一会儿,屋外果真没有动静了,林素心中一喜,哪知刚撩开被子眼前却被一道黑影给挡住了视线,她惊恐地抬头,却发现陆池正一脸戾气地站在她床前。

身后的窗户在风中来回摇晃,雨点打在窗框上啪啪作响,陆池身上已经湿透,白色的衬衫紧紧地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黑发有几缕垂落在额前,挡住了那一双正泛着怒气的腥红眼眸。

林素心里一阵惧怕,本能地向后缩了缩脖子。

“你……竟敢不给我开门?!”陆池一把抹开了额前的湿发,步步紧逼,一双眸子却微微眯起,泛着晶亮而危险的光芒,他的目光紧紧地锁定了林素,就像老鹰瞄准了自己的猎物,只待在最合适的时机亮出锋利的爪牙。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