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恨

第二章:不想自拔 每周赠币

二人平静的躺在床上时,初晓心中不安起来。因为,封胤什么都不问。

安静,是一种让人畏惧的状态。

烛影摇曳,烛火发出“噼啪”的声音,越发显出房间的静,静的怪异。初晓似乎能够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噗通噗通”的,如撞钟一般强烈,如出拳一般有力。

然,这样的静,让初晓觉得心中越发的不安。

她时常夜行出门见颜昕泽,这是第一次被封胤发现。她以为他会质问她,可是他只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在书房等着她。

“夫人,明日不用上朝。”耳边传来他低沉有磁性的声音,气息似乎拂过她的面颊,让她感觉到异样。

初晓眨眨眼简单回应:“嗯。”

“那……”封胤听初晓没什么过大的反应,立马心生喜意,侧过头用手支起自己的脑袋,看着身边娇小的人儿。

他笑眯眯的样子,刺痛了初晓的眼。她心中镇定却还带着丝丝担忧,来了么?他要在床上质问她了么?

封胤伸手轻轻拂过初晓的脸颊,旋即欺身而上,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她的琼鼻,末了他嘻嘻一笑,意有所指道:“既然明日不用上朝,今夜再晚一点睡也无妨了。”

初晓凛眸看着他,原来他只是想要她,因此她心下的担忧不见得少了,反而为他的举动开始有些抵触。

可当他再一次靠近,她毫不犹豫的伸手阻止了他,因为她想起了颜昕泽说的话:“夫君,不问我方才去哪儿了么?”或许,有些事儿敷衍一下,她还会安心一些。

封胤微微一蹙眉,道:“你若想说,我自然乐得听。你若不想说,何苦逼你说假话?总有一日,你想说自然就跟我说了。”

初晓愣住,他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她趁他睡着的时候出去,还半夜回来的事儿。

“莫要以为为夫不重视你。正因为重视你的想法,故等你愿意告诉我了,我再听。”封胤坏坏的笑着:“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便尊重你所做的任何一件事儿,所说的任何一句话。”

让初晓脑袋霎那间空白的两个字出现,那就是“尊重”。从初晓懂事以来,便得知女人想要得到男人的尊重,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她所接触的男人中,也不曾有任何一个人和她提起过,要尊重于她。他,肃永侯封胤是这世上第一个这样说的人。

且不说他做不做,能说这样的话就已经让初晓诧异不已了。

“不准再让他碰你。”颜昕泽的话语飘飘忽忽的从远方传来,让初晓的头脑清醒了几分,可她想要伸手阻止封胤的时候,却毫无力气。

初晓的动作在封胤看来,是默许了他的行为。

春意的味道,慢慢腾升,在床帐之内弥漫开来。

却在此时,初晓眼眸骤然睁大,这是她要取的首级,而她怎么能如此堕落下去!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将封胤所有的兴致全部打散了,他抬手摸着疼痛的脑袋,不思议的看着初晓,“夫人,你,为何揍我?”

初晓全身颤栗,也不知何处来的力量,让她伸手就拍打了他光溜溜的脑袋,那清脆的声音也让她怔了一怔。她眨着眼,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看着自己颤抖的掌心迅速变红,有些麻疼的感觉出现,“我……”

封胤看着轻启红唇的初晓,再看她迷茫的眼神,无奈的摇头:“既然不想,为何不说呢?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不想呢?今后,如果不想,要告诉我……不要揍我,这会让人以为我行禽兽之事。”

“我……”初晓慢慢收回自己的手,依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封胤,颜昕泽的下一个目标。她的任务就是将这个人想要做的事儿告知颜昕泽,将封胤的计划扼杀在摇篮之中,最后取他的首级。

可是,嫁给他三个月了,他都不曾显露过他的计划,肃永侯府中上上下下也没有一个值得去怀疑的人。

她失去了一切,却一点收获都没有。

封胤,三年前因和他一起长大订了婚约的青梅病逝,伤心欲绝而去出家了。肃永侯这个爵位将在老侯爷那里断了。可谁想三年后,封胤回来了,继承了肃永侯的爵位不说,还在朝堂之上崭露头角,九王爷颜昕然、香宛国第一才子云聪云子秋也因他的回来,变了很多。

他怪异的行为让颜昕泽害怕,颜昕泽认为封胤有些思想和作为会威胁到他的皇权。

故,他将揭开封胤真面目的任务交给了初晓。

初晓当初问过,为何不直接果断了封胤以绝后患,颜昕泽却道:“仁君,不喜欢以武力解决问题。”在初晓看来暂不杀封胤其目的有二。一,因为颜昕泽的仁慈,不愿错杀一人,让老侯爷断了后;二,封胤如果无异心,其才华以及其思想,能让香宛国进一步繁荣。颜昕泽看中了封胤的才华,认为他够成为国之栋梁。当然,前提条件是封胤的心是忠于颜昕泽的。

为了看清他的忠心,遣派初晓潜伏在肃永侯府,在调查封胤。在没有发现他有任何叛逆行为之前,她决不能轻易动手取他首级。

“手,还疼吗?”封胤的大掌将她的小手包裹起来,轻轻的揉捏,还放在唇边亲吻了下,吹了吹:“就算不心疼我,你也得心疼自己不是?下次还想揍我,就用工具,揍我别处就好了。脑袋……就别了。”封胤皱皱眉,明日出门被那两个人看到了,还不得嘲笑他才怪。

封胤,在她面前永远是那般的温柔,柔的似那柳絮,让人置身在无境的柔和之中,不想自拔。

初晓轻而易举的克制住了那股子不想自拔的感觉,经过严格训练的她可以抵挡得住封胤的温柔。但她真的能够完全抵挡得住么?她自己也不曾有过答案。

“夫君,方才……我……”初晓坐起身来,抬头却不敢抬眼看他。

封胤喜欢看初晓欲言又止的样子,在他看来这样的初晓更像娇羞中的女子,虽然他明白她并不是娇羞而是冷感。“无妨,只要夫人下次注意点就好了。”封胤揉好了初晓的手,让她躺下道:“睡吧,我去喝杯水。”

初晓依言躺下,看着他为自己盖上了被子,后他下床去外阁……

以她的耳力完全能够听到他发出的任何声音。

首先,他强忍住去还是发出了几声沉重的叹息声,后猛的喝了好几杯水,饮过水后再沉沉的叹息一声,他在椅子上坐了好片刻。

他,燃起的欲火……被水给压了下去。

初晓睁着大眼看着床帘,外面那个人的影子……变得遥不可及。

脚步声临近,初晓赶忙调整好呼吸闭上了双眼。

封胤回来看着床上已经熟睡的人,无声的叹息,伸手去摸初晓的脸颊,“真像……”像谁,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假寐的初晓心中冷笑,他待她这么好原来是因为她像某一个人,那个人很可能是他那个死去的青梅。

“初晓……”他默念着近在咫尺的人的名字。

他躺下,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如远山之黛的秀眉,如三月之桃的樱唇,容貌秀美。小巧的琼鼻上附了一层薄薄的水汽,他伸手轻轻划过她的鼻头,皮肤如婴孩一般。她乌黑的秀发撒在枕头上,活像一个沉睡的公主,看似那么甜那么美。

她粉嫩的脸颊绽出一层薄薄的红晕,看着跟诱人的红果果一般可爱,封胤忍不住凑近,轻轻的亲吻了一口。

三个月前,他是多么的不想娶这个女子,可皇帝赐婚他怎可拒绝?只好将其娶了回来。洞房花烛夜那晚,他根本无法行房,因为他这具身体有问题。

禁/欲三年身体,欲是什么,早已不知味。

当封胤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修行,得知这具身体的真实身份后,他果断的还俗了。有侯爷不做去出家,那是前一个傻封胤才会干的事儿。

回到肃永侯府,他不碰老侯爷给安排的女人。就算是和那两位死党去妓院,三人都只是喝喝酒,看看艺妓的才艺。在他们眼中,他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可谁又知道,他无能呢?

无能之苦,他怎敢说得出来?

娶回初晓的当夜,他将她的盖头拿掉,看到她的那一刻……他身体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点点的反应。

那一点点的反应,让封胤自信。

来到这个世界,能让封胤起反应的女人,只有初晓一个。是她,让他恢复成了正常人。他曾试过去找除了初晓以外的女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初晓这样引起反应的。

原来,他并没有沉睡很久,只是没有遇上让他苏醒的女人。

他知道,他栽在这个女人手里了,但他心甘情愿。因为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上这个自身冷感,却给他带来火热的女人。

封胤伸手轻轻的将她搂入怀中,满足的蹭了蹭她的脸颊,就这样抱着她睡,直至天明。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