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总想我爱他

第一章 被抓了把柄 每周赠币

头好疼,像是撕裂了一样的疼,她睁开眼睛,可能是因为头疼眼前也像是蒙了水汽一样。

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紧紧的禁锢着自己,像是蝮蛇一样,困缚着自己,让自己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耳廓上也有温热气体喷洒在上面,传来细细麻麻的痒意,让她不由得想要躲开。

但是环在身上的手臂像是不容她逃脱一般的紧紧的捆缚着她。

她鼻腔里面总有一种熟悉的气味,像是父皇宫殿之中才会有的龙涎香。

难不成是遇到登徒子了?言若一愣,她堂堂一国的公主,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在她醒来之前,自己还在为庆祝六哥大胜归来,班师回朝而喜悦,只是喝了两口酒就不省人事,醒来居然会在这里。

她身体不由得抖了抖,若是自己跟陌生的男人睡了一夜一定会成为整个皇宫的笑柄。

身后传来男子的匀称的呼吸,那温热的气体绵绵密密的铺洒在她脖子上。

她没办法摆脱男子,只能用眼底的余光看着自己尚且完整的衣服,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还是清白之身。

但是一想到自己被人这样的轻薄了,那人还不知羞耻的抱着自己睡觉,她就恨得牙根痒痒。

男子过了一会儿就醒了,伸出手把她往怀里带了带,嘴抵着她的耳廓,含着笑说了句,“醒了?”

熟悉的声音从脑海里面炸裂开来,言若眼底满是不可思议,她想要逃离,却被人抱得更紧了。

“怎么了?一醒来就想跑?嗯?”

声音带了些低哑调笑的意味,传到了言若的耳朵中,让她只感觉到了无尽的羞耻。

她的四皇兄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折辱她。

言若下意识地挣扎起来,但是瘦弱的躯体却丝毫撼动不了身后的男人。

“你动什么?昨天不还很热情的,几乎贴在了我身上吗?”

男子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善,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看到她的时候就不由得怒火中烧。

言若当时俨然是喝多了,他的妹妹果然是清纯如白纸一般,两杯就醉成这样。

她走到假山后面,在月光的映射之下,一张脸上的绯红无处藏匿,那红润的嘴唇仿佛在诱惑着他,双目迷离,里面似乎还有些水光,看上去像是勾人的妖精。

他像是被吸引了一样走近,看着走路都有些晃晃悠悠的言若,嘴角不由得有些笑意。

“皇妹这是在勾引谁呢?”

当时的言若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她眯着眼睛看了眼来者,晃晃悠悠的看不清楚,只看见了个模糊的轮廓。

毕竟是兄弟长得总归是有些像的,她仿佛是看到了六皇兄,她走近,一把环住了他的脖子,像是小动物一样磨蹭着,然后软糯糯的说了句,“六皇兄,阿若好想你。”

似乎还有些因为思念,而发出的啜泣的声音。

原本因为言若主动抱住自己的喜悦一扫而空,一双眼睛变得阴翳起来,垂在身侧的手也微微攥拳。

半晌之后他又笑了起来,但是脸上的表情依旧难看,看上去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既然是你送上门来的,那就不要怪我了。”

说完他伏身抱起了言若,朝着自己的宫殿走过去,言若也乖顺的环着他的脖子,像是只听话的宠物一样。

一想到昨天言若那副双眼含泪勾人的样子,他就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言若的表情一时间变得很难看,她皱着眉头,丝毫会想不起来自己昨晚的事情,难不成自己真的那么恬不知耻,居然连自己的兄长都不放过吗?

他看着言若青一阵白一阵的脸,突然就心头不悦,跟自己一起她就这么难以接受?

“四皇兄,”言若皱起了眉头,她这个四皇兄一直都是几个皇兄中最难相处的,现在自己被他抓住了这样大的把柄,保不齐他会怎么整自己,她心头满是不好的预感,“四皇兄,昨夜是我喝多了,这事……”

她顿了顿,看了眼他的表情,“是我冒犯了四皇兄……”

他勾起嘴唇,露出一个玩味笑容,伸出手掰过了言若的身子,看着她的脸,“那皇妹打算如何补偿我?”

言若一愣,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她也么想好,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发难,说实话这个摆平确实是有些难,生在皇家他们本就什么都不缺。

“皇兄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可这一切在他的眼里竟然显得特别碍眼,为了跟他撇干净关系连着话都说得出口?

可惜了,他笑了笑,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你既然招惹了我,就别想离开了。

“不如这样,以后你就搬来我的府上,然后跟我形影不离如何?”

言若身体颤抖,他这是准备要把自己毁掉吗?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这样一闹自己的清白就都毁了。

不行绝对不行。

看着言若的抗拒,他勾起嘴角笑了笑,一把把言若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伸出手顺着她的脊柱一点点摸下去。

“江思尤,我是你妹妹。”言若一时间羞耻万分,她缩了缩身子,想要从他的怀里面逃离,却被他抱得更紧了,一时间鼻腔里满是他身上的味道。

这也是她记事以来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如果说她几个皇兄之中她最害怕谁大概就是她这位四皇兄了,其他几位皇兄都宠着她,只有江思尤不会。

他的眼睛里面永远阴暗的骇人,像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一样,她害怕那双眼睛。

江思尤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笑出了声,“你以为你那天跟父皇说的话我没听到吗?”

言若一愣,眼睛有些放大。

江思尤把手放在了她的腰侧,摸着她纤细的腰肢,感受着她身体的颤抖。

看着言若没有说话,他自顾自地说道,“你不过是父皇带回来的,根本就不是我的妹妹。”

言若身体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话,还是因为他的动作,她嗓子里面干涩的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半天之后她说道,声音干涩而沙哑,“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江思尤笑了笑,心里面明白他的小猎物终于上钩了,眼底的快意丝毫掩饰不住。

“不怎么样,”江思尤说道,摸了摸她的腰,“我也想过,如果你来我府上也确实不大好,不如你就对我言听计从随叫随到如何?”

言若皱着眉头,虽然这条件并不合理,但是自己毕竟有把柄在他的手上,也确实是比让自己搬去他的府上隐晦很多。

“好。”半天她从嗓子眼里面蹦出来一个字。

江思尤眼前一亮,笑了笑,摸了摸言若的头发,就像是在摸一个宠物一般,“乖孩子。”

言若原本对江思尤只不过是有些害怕,现在还带上了深深的厌恶。

江思尤松开了言若,言若就立刻朝身后退去,不知觉已经到了床沿边上,眼看着就要掉下去。

江思尤立刻抓住了她的手腕,眼睛里面似乎有些慌张,带了些责怪,“怎么?兴奋的不看后面了?”

言若咬了咬牙,他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兴奋的?

“若是四皇兄没事,那我就先走了。”言若说道,看着坐在床上只穿了一身寝衣的江思尤,再也不愿意在这里呆着了。

江思尤挑了挑眉,似乎并没有打算阻止言若,只是看着她离开,一直到那纤弱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

光阻隔在门后面,阴影落在了江思尤的脸上,他的脸阴沉下来,看上去有些骇人。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