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吻

第1章:少爷 每周赠币

下沙镇上,因为过节的关系,人很多。

孟西夷和朋友们走散,累了蹲在小卖铺门口,拧开随身带的水壶。

斜对面是车站,一辆大巴停住,下来两个人从大巴上搬下来几个行李箱。

东西搬完了,才走下来一个年轻的身影。

黑色麻制衬衫,松松垮垮穿在他的身上,灰裤子看着很普通,但裹着的双腿很长,脚上踩着一双板鞋。

他的身型比例很好,还很有钱。

因为那鞋孟西夷在网上见过,七万打底。

当时她在网咖里,对着这双鞋的图片毫不留情地嗤笑,说:“哪个人傻钱多的会买啊?”

这还没过多久,就亲眼见着了。

先下车那几个人在跟他说话,男人低头看着手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衬得他优越的侧脸线条料峭冷漠。

好冷淡哦。

孟西夷看着他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心有些痒。

她拧上瓶盖,寻思着要不要找个理由过去,就见那男人抬脚踹倒面前一个人。

他瞧着冷峻削瘦,可劲好大。

地上那人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孟西夷舔了下唇,心里又想,凶得好带感。

挨了踢的人什么话也没说,低着头恭恭敬敬地把他的行李箱搬上一辆小面包车。

等她过了马路,男人已经上了面包车。

就是臭着脸,看着心情非常差。

孟西夷急急忙忙拦下一辆三蹦子,“叔,你跟着前面那辆小面包。”

小面包一路从镇上开到下沙里,比镇子还要低一级的地方,水泥路,路边的绿植上堆着厚厚的尘灰。

孟西夷很疑惑,前面车上那人,肯定不是她们这的。

那模样,那股子养尊处优的劲头,约莫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少爷。

就连给他拎行李的那两个,都像是大城市的人。

想想他们坐的那辆大巴,除了他们几人也没有别人,明摆着是包车来的。

小面包七拐八拐,停在一家宾馆前面。

孟西夷怕被他发现,坐在车里看着他进了宾馆,才下车。

她跟这里的前台认识,打听男人名字的时候,前台小妹对她挤眉弄眼,“这位是老板安排过来的,姓盛,叫盛钰。你可真会看人,一盯就盯着个少爷来。”

孟西夷在心里重复一遍这名字,冲她招招手,靠在她耳边道:“帮我个忙呗……”

楼上,盛钰看这房间哪哪都不顺眼,憋了一肚子火气。

哪里知道这已经是下沙里最好的宾馆最好的房间了,一年到头都没几个人舍得住。

到这个破地方一路过来弄了他一身汗,现在只想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说。

盛钰走进浴室,懒得一颗颗解纽扣,直接把衬衣从头脱下来。

他伸手捋了把头发,打开淋浴,滴了几滴水,就没了。

停水了。

盛钰搭着腰,被气笑了。

忍着身上难受的汗,盛钰给前台打电话,语气凶得不得了。

不到五分钟,门被敲响。

盛钰看着手机去开门,然后径直往回走,回到空调前面,嫌弃道:“你们这什么地方还能没水,赶紧给我换间房。”

孟西夷反手关上门,看着他的白皙精瘦的后背,眼睛一眨不眨,感觉血液沸腾翻涌,克制着说:“我们这很少有人住这样的房,所以别的都没收拾。”

乍一听到年轻女孩的声音,盛钰侧首看过去,似笑非笑,“那你是来干嘛的?”

“给你修水管,”孟西夷扬一下手里的工具箱,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好像是你这一间房出问题了。”

盛钰挑了下眉,“你,修水管?”

他的目光扫过孟西夷细瘦的胳膊,又重新落回她的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很难不让人猜想她的年龄。

“别看不起我哦,”孟西夷接受着他的打量,笑眯眯的,“我技术很好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