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太子的守财妃

第一章 仓促成亲 每周赠币

空气弥漫骚臭味,旁边就是马厩。

毕虹影一身嫁衣,坐在破屋里,这就是她住了几年的闺房。

她是户部尚书的亲孙女,可她嫁妆只有五两银子,还是用来捉弄她的。

毕虹影一声不吭,捡起堂姐故意扔在地上的银子,把银子擦干净,一点也不嫌弃,放进怀里的首饰盒。

那是她唯一的依仗,所以她紧紧抱着。

除了堂姐,还有堂妹。

堂妹指着那首饰盒,笑话道。

“你攒了这么多年,就攒了这一小盒首饰?里头可有金玉宝石没有?”

“像你这样的贱种,一辈子怕是也摸不着像样的首饰。”

堂妹说完,连丫鬟也笑作一团,而她不置可否。

谁也不知道,这破盒子里是她穿越之后,靠自己赚取的全部财产。

除了包在帕子里的零散碎银外,其它的早换成了银票,十数张一千两的,并五张五百两的。

除了银票外,里头还有几张契书。

有京郊良田的田契,加起来超过八百亩。

还有城北边市集一条街的地契,加起来大概还值个几千两。

不过这些都在盒子隔层下面藏着。

笑闹中,她坐上花轿。

一路颠簸,风吹卷轿帘,她早已挑下盖头,看着代表新郎官的马在前面走着,马背上却没有人。

她叹了口气。

到了公府,也是一个人拜完堂。

公府除了挂的红绸和必备的婚礼用品,再没有一点喜色。

给严肃的老公爷敬完茶,也没有什么贺喜的宾客,和亲戚朋友要见。

毕虹影立即被送进一个院子,这院子大得很,里三层外三层。

到洞房门外,送她的婆子招呼一声,扭头就走,全然没把毕虹影和院子主人当回事。

算是见识了老公爷和养子的水火不容,毕虹影暗暗咂舌,不过木已成舟,由不得她后悔。

抱紧首饰盒,走进房间。

穿过屏风再往里面走的时候,已经连喜烛都看不见了,阴森森的屋子里只点了两盏快灭了的油灯,灯芯晃啊晃跟闹鬼一样。

毕虹影咽了咽口水,把首饰盒抱得更紧了些。

她忐忑不安地往里走,只见一架纺纱屏风后面影影绰绰,看起来应该是几样摆件。

估摸着那里就是卧房,于是她谨慎得转过屏风探头张望。

随后一声尖叫,仿佛要撕破天幕!

竟然有人坐在这。

这人一身红衣,墨色长发如瀑布,虽然看上去在喝茶,可一点声音都没有。

从他露出的手可以看出,常年不怎么见光,皮肤白的没有血色。

毕虹影心惊地忍不住咽唾沫,身子已经转回去随时准备逃跑。

一边又好奇得想看清楚些。

然后这人突然转过头,毕虹影怀中的盒子差点被自己扔出去,好在理智控制住了。

“原来是你啊……”

那人应了一声,随即倒了杯茶,放到毕虹影这边的桌上,示意她坐。

自己则站起来,去取旁边花架上的鸟笼。

喂了一把小米,一边招呼还没有坐下的毕虹影。

“今日劳累,先喝杯茶。”

可毕虹影没有回应,整个人傻在原地。

今日鬼气森森的吓了她一跳也就罢了,可这是她见过的那个明巍然么?

一个著名残废他竟然站起来了?!!

喂完鸟,明巍然回头,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

不仅行走稳健,还健步如飞,瞬间就靠近毕虹影,强大的气场完全笼罩住了她。

看着惊恐如鹌鹑的毕虹影,明巍然玩味地问。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胆子挺大的吗?今日怎么不敢说话了?”

说到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公府的花园里。

那天老公爷专门设局,就是想让两人相遇,毕虹影可是他决定好的儿媳。

那时已被老公爷连番施压的毕虹影,除开当初第一反应就绝不想嫁入公府,毕竟她作为现代精英女性,深知嫁入豪门,除开表面风光,背地日子将会有多难过。

再结合现实,她只是私生子,却要公府用计策逼她嫁过去,别人可能觉得是做了几世好事的福份。

她第一时间却直觉有阴谋。

不过终究反抗无效,眼看老公爷都找上她祖父了,户部尚书大人。

历来不受重视的她,恐怕老公爷只要给点好处,祖父一定马上把她卖了。

她只好把主意打到明巍然身上,想借老公爷的局,让明巍然他自己出面反对。

所以见面以前,她才舍得花精力集齐明巍然其人的资料,也顺便了解到一些公府的秘密。

老公爷的确并非仁厚之辈,且掌控欲极强,明巍然虽是老公爷养大的,但他长大后却处处表现出让人恐惧的天赋能力,这让老公爷开始防备这个养子。

毕竟老公爷自己,就是弑父后才早早上位的。

两人见面后,明巍然也才迫于无奈,了解过毕虹影的资料。

无依无靠的私生子,懦弱胆小又好掌控,这是他的评价。

所以他是打定主意不娶,这女子一旦进了门,就等于老公爷的眼睛睡在他枕侧。

可他没想到毕虹影不仅主动跟他打招呼,还落落大方得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难处。

她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有意思!

当着面说嫁给他明巍然就是倒八辈子霉,而他居然不生气!

就这样,两人聊得深了之后,一拍即合。

毕虹影这才在老公爷那边松口,接着二人仓促成亲。

还在回忆中,毕虹影面上表情不明。

明巍然轻挑眉梢,早有预料。

“你我同一屋檐下,与其被你发现时万一走漏秘密,倒不如我一开始就直接点。”

“不过你要将今日所看到的一切烂在肚子里。”

回神的毕虹影愈发不自在,这和她预想的不一样啊。

当初和明巍然聊过以后,她以为只是过来帮忙降低老公爷的忌惮,顺便让老公爷放过自己,一过来,她只要一问三不知,装傻充愣也可以过日子,明巍然又不会管她,这多好。

可现在,无疑就加入这父子两的战局了。

知道秘密,等于入伙。

不揭穿,就是帮凶!

之后一旦波及她,那以她的身份,是绝对承受不起的。

看出她的犹豫和苦恼,明巍然勾起嘴角,却没有再说什么。

径直转身去了隔间。

新婚之夜,两人是分房睡的。

好在是他主动退出房间的……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